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从木偶匠开始修仙 > 第四十八章 抚仙河是真抚仙

第四十八章 抚仙河是真抚仙

  第四十八章 抚仙河是真抚仙 (第1/2页)
  
  王云木偶以一挑几十,身手不凡,一楼那位昨日与李流争风吃醋的李家人盯着一夫当关的淡漠人影,揣度得失,
  
  犹豫片刻,终究还是未喊来手下傻乎乎地冲上去。
  
  他自己那几十奴仆,与李流的人实力相差不大,纵是一拥而上,不过是添油战术,拿不下那不知深浅的高手。
  
  可惜,李坚秉已死,几位供奉亦死,李家那些招徕的江湖修士早便逃得逃,否则哪任由一武夫逞凶?
  
  回家禀告父亲说舍弃春风楼罢,当下时节,李家确实不宜招惹树敌。
  
  在一楼一角,一位手拿酒杯不时抿上一口的挂刀汉子五识展开,尽听四周嫖客交谈声以掌握乐南城消息,口中喃呢,
  
  “能抹除我通灵石印记之人,想来实力应不会差劲,近些日子乐南城接连有数件大事发生,会不会有抢我通灵石之人?”
  
  ————
  
  清莹捧腮痴痴望着言罢的卫景,莞尔一笑。
  
  心中想着卫公子可堪是良缘呢,
  
  不仅风姿卓人,容貌俊朗,为人和气,而且该硬气时毫不含糊,
  
  这般好男子,打着灯笼都难找呀。
  
  只是她自己出身风尘,如何配得上公子?
  
  公子常说自己仅是一位木偶匠,可言谈之间分明乃见识广博之辈,一身气质照人,不似凡人,
  
  相比公子尚有其余身份,只是不可被人所知而已。
  
  “卫公子,楼下那高手是你护卫么?
  
  上次我似亦见他出没对付那怪人。”
  
  卫景颔首,“你四人暂且在此闲聊,我如趟厕,并往蔓竹那瞧瞧。”
  
  拉上卫景以见清莹姑娘的李墨尘一乐,这不瞌睡来枕头么。
  
  几日功夫没白捱,可算得空,逮住机会于清莹姑娘面前大施拳脚了。
  
  郭金则双目不时瞥向胡紫,犹犹豫豫,如羞中带怯的小娘。
  
  俩人居心叵测,各怀目的。
  
  ————
  
  卫景下楼,走至花鸨所在的闺房。
  
  食指叩门,里面应和一声进门的娇柔女声。
  
  推门而入,眼角有青紫淤痕的花鸨见来人非是楼中丫鬟,连忙以手帕遮住半面,一只独眼裸露在外,望向门外。
  
  女子爱美,纵然她不是清莹胡紫那般正当年的小姑娘,可毕竟当年是名动一城的花中魁首,对自己面貌还是极在意的。
  
  这模样没法见人呐。
  
  “卫公子,你如何来得?听侍女说方才楼中李家人打上门来,是你出手拦下的么?”
  
  花鸨坐于床沿,手中两根银白长针,一团红线球扯出一根,挂在织针上,
  
  闲来无事,她正手织冬衣呢。
  
  “听说昨日你被打,所以来瞧瞧。
  
  怎么样,没事罢?”
  
  花鸨瞅着近在咫尺的卫景,缓缓放下遮眼的手巾,笑道:“尚有些肿,明日即好。”
  
  “适才将李家人驱走,并且警告他们说了春风楼与李家再无瓜葛,往后你就是春风楼一家之主,堂堂掌柜了。
  
  不过李家恐怕不会善罢甘休,若再来人,你等女子莫要与他们争辩,往衙门去寻周捕头,或去城西醉白街找我都行。”
  
  风月场合往往是最腌臜之地,往往老鸨充当的角色即狠又厉,与牙人同流合污,买下家世清白身子干净的女子,听话还好,不听话便非打即骂,关拆房,饿肚子等手段调教,点点驯服。
  
  而春风楼老鸨却从未如此,
  
  楼中卖肉的姑娘当下无论如何光鲜亮丽,实则大都有一番难言的苦经历,被花鸨收下,好歹不愁吃穿。
  
  而楼下斟酒娘更不必多言,一个个或为傍得富商或为权且挣得财产,各有图谋。
  
  “公子果是在城中开了一家木偶铺,而且是一家冥店?”
  
  卫景坦然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万古神帝 逆天邪神 武炼巅峰 重燃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最佳赘婿 无敌剑域 元尊 圣墟 全职法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