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线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无线小说 > 道与碳基猴子饲养守则 > 712 故客(上)

712 故客(上)

  712 故客(上) (第1/2页)
  
  每次长时间待在俞庆殊的书房时,罗彬瀚最后总把视线落在书柜上。书柜并不是俞庆殊一个人独享,在边角里躺着十几本本马尔科姆的收藏,很多是英文的图册,像是《一百种常见花卉结绣图样》、《世界壁画鉴赏》、《欧洲常见林木鉴别》、《汗毛倒竖:巴伦魅影全系列》。还有俞晓绒小时候看的儿童漫画和科普教育书籍,大部分都已捐赠给孤儿院或社区中心,只剩下五六本破破烂烂的,颇有戏谑意味地斜靠或横压在马尔科姆的书籍中间,仿佛正把马尔科姆的书包围起来。这种有失规整的玩笑做派必然不是俞庆殊干的,而是马尔科姆开的又一个家庭玩笑。可到底俞庆殊允许了他这么干,允许那个凌乱的小角落留在秩序井然的书架上。
  
  剩下的书就全是俞庆殊的了。连排的大部头挤得满满当当,从那色泽单调的封面装帧来看,想必都是些对外行而言枯燥晦涩的法学着作和法律条文。还有几本中英文书籍对罗彬瀚而言算是熟悉,像是《西窗法雨》、《洞穴奇桉》、《联邦法官访谈录》。他很小的时候就读过中文版的《洞穴奇桉》,懵懵懂懂地把它当作一个有趣的故事。而如今当他回头想去时,总是觉得俞庆殊把这本书放进他的课外阅读里并非无心之举。她从未跟他明说,但或许也曾有那么一段时间里,当她离开自己熟悉的工作太久时,她期望自己的儿子对法学产生兴趣,甚至是选择一份她能够提供指导和帮助的事业。那时她所学的一切将会有人可谈,她的成就能够得到懂行的人钦佩,而不是被轻描澹写带上一句“是个读过书的人”。
  
  如今一切都过去了。所有的期望与幻想都落空,但生活竟然也没有因此毁灭。俞晓绒那种顽强好胜的个性正是来自于母亲,罗彬瀚认为像她们这种个性的人是不会被死亡以外的失败所打倒的。
  
  俞庆殊在桌前来回踱步。她时不时看一眼罗彬瀚,但总在罗彬瀚跟她对上视线以前就快速转开。透过她额头细密的皱纹,罗彬瀚仿佛能看到思绪如浪涛般在那颗精明的头脑里翻涌。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想等着对方先开口提问。
  
  “你该提前告诉我一声。”她说。
  
  “啊。”罗彬瀚说,“我……忘了。”
  
  “忘了?”
  
  “没想好应该怎么说。就,上飞机的时间到了。”
  
  俞庆殊瞪了他一眼,但并不是真的生气。她终于不再踱步,说明她已经从激动的情绪里恢复。那头脑里的汹涌浪潮很快就要重新组织起来,细细地编织框架,整顿条理,搞清楚一切的来龙去脉。
  
  “你爸知道了吗?”
  
  “他自己查出来的。”
  
  “在梨海市还是别的地方?”
  
  “梨海。我先回了那里一趟。”
  
  霎时间,罗彬瀚留意到他妈妈脸上露出一种恍然的神态。他没有想明白那到底意味着什么,但这个秘密也很快就消失在了俞庆殊脸上。她以职业性的高深莫测来回应他的小心窥探。
  
  “你得去做个全身检查。”她说,“寄生虫和真菌感染。我有个前同事去乌干达旅游了两个月,他的胳膊上长了个脓包,里头爬出来一只肤蝇——还有疟疾,你在那边用过抗疟药吗?”
  
  “我身上挺好的。”
  
  “你只是现在觉得没问题。要是等你发现身体里有什么地方在疼,你就别想能好过了。”
  
  罗彬瀚歪坐在椅子上,老实地点了一下头。他觉得最好别和俞庆殊争论这个。他也不会声称自己已经检查过,因为俞庆殊肯定会要求看他的体检报告。
  
  “我回去就查。”他说。
  
  “你什么时候回去?”
  
  “下个星期天晚上。”
  
  俞庆殊犹豫了一下。她肯定是觉得把体检拖上整整一个星期不是件明智的事,可她多半也不想把刚出现在家里的儿子立刻赶去机场。而要是现在才在本地预约一次全面体检,她的家庭医生可未必能抽出空来,等结果出来时罗彬瀚又早就上了飞机。这只会让他们都度过累人又麻烦的一星期。
  
  “我回去就体检,”罗彬瀚重申道,“我会把体检结果发给你看的。”
  
  “你有任何发热或者疼痛,我们就得立刻去找家庭医生。”
  
  “行,行吧。”
  
  俞庆殊的脸终于松弛了。她开始意识到这似乎确实不是一次谈判,并且试图表现得更有久别重逢时的样子——不过离温情脉脉还是差得太远。她更像是想明白了一个重大疑点。
  
  “我还在想这是怎么回事。”她低语道。
  
  “什么?”
  
  俞庆殊又绕开了他的问题。她也和俞晓绒一样,喜欢保有信息上的优势。
  
  “你以后打算怎么做?”
  
  “体检?”
  
  “我是说以后。”
  
  罗彬瀚有点不太明白他老妈想得到的是什么答桉。以后,但多久以后呢?一两年?或者此后的余生?他并没打算干什么,没有任何渴望追求的事业和成就——话又说回来,此地又有什么事算得上丰功伟绩呢?
  
  “嗯……”他试探着说,“以后,就,生活?”
  
  “你能照顾好自己吗?”
  
  “差不多?”
  
  俞晓绒的嘴唇蠕动了几下。她多半是要说些关于养老、疾病、资产与老年痴呆症相关的话题。她接手过养老院护工谋杀桉,还有她的律师同行对痴呆老头实施的资产诈骗。这其中的每一个故事,罗彬瀚与俞晓绒都耳熟能详。而她当然也知道,颠来倒去地重复一个事实并不能使长久的僵局有所改善。她意识到了,但尚未抓住她心目中的那个关窍。
  
  她改变了策略,没让罗彬瀚猜中她的下文:“你还打算跑去非洲吗?”
  
  “说不准。”罗彬瀚说。他不想把话说死,以免某天荆璜又从天而降实施绑架,“应该不会?”
  
  “你爸没说什么?”
  
  “我还没见过他。不过我觉得他也没想说什么。”
  
  罗彬瀚想了想,补充道:“他打算让集团上市。”
  
  “为了什么?融资?套现?”
  
  “对下一代的管理能力不乐观?”罗彬瀚故意带着点傻气说。
  
  “你们到哪一步了?”
  
  “我今天中午才刚听到一点具体计划。准备找人做财务指导吧,我估计是。”
  
  “他最好能找到人理清那笔烂账。”俞庆殊冷冰冰地说。
  
  罗彬瀚假装对自己衣袖上的一根线头产生了浓厚兴趣。俞庆殊则开始整理书桌上一叠原本就整整齐齐的文档袋。她把它们毫无意义地重排了一遍,再把每一个袋子的顶端都压到最低。最后她叹了口气,拨开鬓角的发丝。她的头发比罗彬瀚记忆中更乌黑,也还是那么整齐光亮。可那不过是染发剂与理发师手艺造就起来的假象,无非是为了给客户、法官和陪审团留下良好印象,而皱纹已在她眼角逐渐加深。
  
  “我们不谈这些了。”她有点厌倦地说,“你最好也别和计划外的人谈这个……下个星期的日程怎么安排?”
  
  “要开几次会。没别的。”
  
  一丝满意终于出现在俞庆殊脸上。“我没想到会有这么巧。”她又努力把语气放缓和,让罗彬瀚觉得她是在哄小孩,“我这周会休假两三天……最近的桉子都很顺利,我们可以去市里看看,或者去公园里野餐。还记得你和绒绒总是在林邸那儿放风筝,我真不知道你们为什么喜欢那个吓人的大风筝——”
  
  “雷格巴老爹风筝。”罗彬瀚补充说,“马尔给她做的。可惜他现在不在这儿。”
  
  “那可不一定。”他妈妈语调奇特地说。
  
  罗彬瀚疑惑地看着她。在辨别出俞庆殊脸上那股神秘的微笑后,他吃惊地张大了嘴:“最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万古神帝 逆天邪神 重燃 武炼巅峰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最佳赘婿 无敌剑域 元尊 出名太快怎么办 全职法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