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综合小说 > 我是出道仙 > 第一百五十章 砍树的忌讳
    两个小伙子都被这一幕惊呆了,就要跑过来问老楚这是怎么回事。

    老楚也是愣了一下,但看到两人朝着自己过来时差点吓得魂飞魄散,扯着嗓子喊道:“站那儿别动!”

    喊罢老楚把背上的枪都摘了下来,对准了往过走的两人。

    老楚这一嗓子把树上的积雪都震落了不少,可想而知他当时的心情。

    两个小伙被老楚突然的发作吓坏了,生生地停住了脚步,还把双手举过了头顶,做出投降的姿势。

    老楚往两人身后看了看,果然那老桦树的树干已经摇晃了起来,但好歹是停住了,没有倒下来。

    就这么几个呼吸的功夫,老楚吓得出了一身汗,见自己担心的事情没发生,这才收回了枪。

    “你们两个小兔崽子,要死自己死去,别拖我下水!”老楚没好气地骂道。

    两人犹自惊魂未定了,紧张地看着老楚,那个机灵点的颤颤巍巍地问道:“大叔,怎么了?”

    老楚都被气笑了,“说你们是愣头青都算是夸你们,真是一点经验都没有。”

    说着老楚走向了他们,见老楚不是想要他们的命,两人都松了口气,因为老楚告诉他们别动,所以他们也不敢迎上来。

    从两人身边经过,一路来到树下,老楚对他们招了招手,“你们过来。”

    两人闻言这才转身走了过来,看着老楚的目光中满是疑惑与不解。

    “脱衣服脱鞋。”老楚不容置疑地说道。

    “啊?”两人懵了,这死冷寒天的,脱衣服脱鞋干什么?可是看老楚一脸严肃的样子,他们也不敢问啊。

    “让你们脱就脱,磨磨蹭蹭地干什么,不想死就脱!”老楚板着脸说道。

    “汪!汪!汪!”一直就对两人不太友善的大黄见主人呵斥对方便叫唤起来加以威慑。

    两人没办法,只好磨磨蹭蹭地把外套和棉鞋脱了下来。

    失去了两个重要的保暖措施,两人站在雪地里冻得缩了脖儿。

    老楚接过两人的衣服鞋子,分别团成两团,用力地朝着大树的另一边扔了过去。

    两人彻底被老楚干蒙了,在心中为老楚挂上了精神病的标签。

    然而,下一刻他们就被眼前发生的吓傻了,那不倒的大树居然直不楞登地倒了下去,砸在了他们的衣服上,发出巨响的同时造成了一阵地动山摇。

    两人看了看倒下的大树,又看了看老楚,仿佛明白了什么,但又说不清。

    老楚翻了个白眼,“还瞅我干啥,去把衣服和鞋拿回来穿上啊!”

    俩人恍然大悟,穿着袜子一蹦一跳地往衣物鞋子所在跑了过去。

    ……

    俩人废了好大力气才把压在树下的衣服鞋子拽出来,因为袜子沾了雪都湿了,只好先在火堆旁烤干。

    本着学无止境的想法,两人问老楚刚才是怎么回事,老楚也是不吝赐教,给他们上了一课。

    原来这是一个当地上了年纪的人都知道的忌讳,在大山里有很多年头久远的古树,一般情况下当地人都不会去砍这样的树,但是总有万不得已的时候。

    而往往这样的树砍完之后它都不倒,而当你想要暂时离开,去寻找工具或者想办法弄倒它的时候,悲剧就会降临到你的头上。

    当你走出一段距离之后,这棵树就会倒下来,就算你能及时发现也没有用了,你往哪边跑,它就往哪边倒,没错,倒下的过程中这树是会拐弯的。

    有人觉得这个说法太邪性,可信度有限,可是这在当地绝对不是故事,而是血泪史,每年都有被树砸死的。

    那么,遇到了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做呢?总不能往树下一坐,等着饿死吧?

    其实也有办法,而且是唯一的办法,就是砍树的人把衣服鞋子脱下来,朝着自己站的另一边扔过去,而这时被砍的树就会把衣物当成人砸下去。

    如果问这是什么原因导致的,那可没法用科学解释了,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在多数人的观念中,这是树木年头多了,有了灵性,但还没成精,智力有限,被砍断之后全凭一股子怨气行事,想要砸死砍树的人报仇,可惜灵智不够,所以会被这种手段骗过。

    “这下知道了吧,刚才你们再多走两步,现在我们都被砸到雪壳子里面了,年轻人,学着吧,这大山里的门道多着呢。”老楚吐了一口烟,瞄了一眼听得入神的两人。

    “原来是这样,多谢大叔救命之恩!”

    “谢谢大叔,真是不好意思!”

    两个小伙连忙道歉,脸上出现了后怕的神情,那个瞅着不太机灵的说道:“要不大叔我们不要这桦树泪了,别被……那啥给缠上。”

    老楚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儿地说道:“砍都砍了,不要桦树泪就行了?更何况能被这种招数骗过的,都没成精呢,不然我们还能好好地站在这儿?”

    “砰!”这小伙挨了同伴一个大脖溜子,那机灵小伙都被气得说起了东北话,“你是不是虎?”

    被同伴鄙视,呆小伙委屈巴巴地在地上画起了圈。

    机灵小伙向老楚陪着笑,问道:“大叔,这大山上还有什么忌讳,您能教教我吗?”

    老楚吧嗒了一口烟,说道:“要说这大山里的忌讳那可多了去了,三天三夜都说不完,不过既然遇到了,我就再告诉你们一个。”

    “知道为啥有人砍树的时候会喊顺山倒吗?”老楚说着挑了挑眉。

    两个小伙都大摇其头,看那模样,别说因为啥了,估计连什么是顺山倒都不知道。

    “因为明白人砍树的时候都是朝上坡砍的,因为地势原因,再加上刀口方向的作用,树会往下坡倾斜,这样既能省力,又能在一定程度上避免出现刚才的情况。”

    “可是即使如此,有些树还是会逆着刀口往上坡倒,这样的树都不吉利,一般不会用来做建材,上面长得药材也没人要,知道为啥吗?”

    两个小伙被说的愣住了,再次摇头。

    老楚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们一眼,“往往这样的树做了房梁,就会有人上吊,做了刀把,这刀就会被用来杀人。”

    两个小伙被老楚的语气和神态吓了一跳,险些把脚踩进火堆里。

    “行了,我也要走了,以后跑山的时候遇到前辈多和人家聊聊,这里面的门门道道啊,一辈子也学不完。”老楚大笑着站了起来。

    再三叮嘱两人走之前一定要把火给扑灭之后,老楚牵着大黄离开了。

    两个小伙一直目送老楚,直到老楚离开他们的视线,今天他们可算是长了见识,还死里逃生了一次,至于以后他们还会不会来跑山就不知道了。

    “小梦,你是文科生吧。”听完楚梦讲的故事,我回味了老半天,这才开口问道。

    “你怎么知道,我是文学系的。”小梦惊讶地说道。

    “果然如此,我说这讲故事的本事怎么和我有一拼呢,我也是文学系的。”我故作高深地说道。

    “原来是学长啊。”小梦笑着,脸上出现了两个小酒窝。

    “小梦,别听他忽悠人,他讲故事都是为了骗女孩子的。”小白给我泼来一桶脏水。

    我撇了撇嘴,我啥时候讲故事骗女孩子了,当初明明是你非要嫁给我,我不娶还要弄死我,要说吃亏的话也是我吃亏好不。

    不过这事儿我可不能说出来,不然后果不堪设想,自古以来揭短引发的血案数不胜数,聪明的我是不会尝试的。

    “小白,我已经讲故事了,你也给我讲一个吧。”小梦满脸期待地看向了小白。

    “呃……这……”小白捏着瓜子的手停在了嘴边,一脸的尴尬。

    我心中暗笑,刚刚还埋汰我呢,这下好了,我倒要看看你这只傻狐狸能讲出来什么故事。

    “不会吧,小白你是要白听我的故事吗?”过了好半天,小梦虚着眼看向了小白。

    “呦呦呦……”小白紧张之下连狐族方言都蹦出来了。

    “喂喂,你给小梦讲个故事吧。”为了掩饰尴尬,小白捅咕着我说道。

    我无语,但为了挽回她的面子也没法拒绝,不过,我也不是那吃了亏就不吱声的人。

    “话说,在东北的大山里有一只傻狐狸……”我瞟着小白要吃人的表情开始瞎编起来。

    我扭曲着一张脸讲了一个修行成人的傻狐狸因为贪吃被人用零食骗到城里,最后嫁给对方的故事。

    为什么扭曲着一张脸呢,因为小白这家伙一直在掐我的大腿里子,那叫一个疼。

    虽然这个故事很沙雕,但小梦这个年纪的小女孩就喜欢听这个调调的,不过听完之后她就一脸狐疑地打量着我们。

    “你说的傻狐狸和大骗子不会就是你们俩吧?”小梦盯着我问道。

    我尴尬地笑了笑,“怎么会呢?哪里有什么狐仙,就算有我们这些普通人也是遇不到的。”

    哦!佛祖!原谅弟子说了谎吧,要是小梦知道自己对面坐着的就是个狐狸精怕是得吓晕过去。

    说罢我还撩起了小白耳边的头发,“你看,这耳朵是正常的,狐狸精的耳朵都是尖尖的毛茸茸的,而且她也没有尾巴。”

    小白一把打掉我的手,“你说谁是狐狸精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