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综合小说 > 我是出道仙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借火
    四个人勉强是一次将贡品送到了楼上,水果被小瑶姐平分给了所有供台,肉类则是全部摆在了堂口前。

    每进入一个房间,中年妇女的脸色都会变得精彩一分,到最后几乎已经麻木了。

    我估计她这辈子都没见过如此恢宏的道场,在每个屋子她都会磕很多次头,小瑶姐也不制止。

    搬杆子开始了,耿耿姐和小瑶姐都忙活起来,我没啥事干,又嫌神鼓太闹挺,便到楼下看店去了。

    虽然隔了一个楼层,但耿耿姐那怪力女敲出的鼓声还是穿透了下来。

    正常情况下搬杆子的时候只有鬼仙上身才会哭,可这个中年妇女却从头哭到尾,想必和仙家心中的委屈太多有关。

    这个杆子一直搬到了晚上,一点罗乱都没留下,中年妇女另外还消费了堂单、香炉、水杯等物,心满意足地离开了,并约定三天后来回香。

    我和小瑶姐打听了一下,她给人家出堂子的钱加上耿耿姐的出场费,连带那些物品,中年妇女一下午花了好几千块钱。

    和来时的扣扣搜搜不同,这几千块钱中年妇女花的那叫一个心甘情愿。

    这也是人奇怪的地方,学名叫做打脸,委婉一点就是真香,没有人逃得过去。

    小瑶姐和耿耿姐都面带疲惫之色,看起来这样的活计对她们而言也不轻松。

    “不行,嗓子要冒烟了!”耿耿姐抱着一个大瓶冰镇可乐豪饮。

    “过来。”小瑶姐对我勾了勾手指。

    我一脸懵逼地走了过去,心中琢磨她要干啥。

    “把这些东西拿到小庙去烧掉,切记,别打车,烧完回来的时候也别回头。”小瑶姐将一个包装好的袋子交给我。

    我提溜了一下,并不重,也不知道里面是啥。

    “别打开,去了烧掉就行。”小瑶姐见我透过缝隙看里面的东西提醒道。

    “好吧。”我提着东西就出发了。

    “不等你吃饭了哈!”耿耿姐在我身后喊道。

    我招了招手,没有回头,之前在楼下干掉了一堆零食,我一点也不饿。

    出了门,我直接用最高的步速向着小庙前进,小县城也没啥夜生活,晚上十点多就会关路灯,到时候黑漆漆的城市对胆量是极大的考验。

    路上的行人并不是很多,来到县南的时候我心里有点怂了,因为前方将近一里地的路都没有灯光。

    然而既然已经答应小瑶姐了,我总不能把东西找个地方扔掉就回去,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路边的苞米地里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那不仅仅是微风吹动树叶的声音,还有别的,不过我们这里没有太多的野生动物,我倒不是特别害怕。

    让我有些想不明白的是小瑶姐为什么让我一个人大晚上来庙里烧东西,如果必须晚上办这事的话她自己或者耿耿姐来不好吗?

    要知道我的两个报马可是都请假了,而小庙周围是很热闹的地方,尤其是在晚上,也多亏我天眼没开,啥都看不见,不然我是说什么都不会来的。

    可惜,既然小瑶姐没有告诉我原因,那追问多半是得不到答案的,所以我压根就没去问。

    花了十多分钟穿越乡道,我来到了小庙前的村庄。

    到了这里就都是土路了,我不得不打开手机用以照明,省得被路上的砖石土块绊倒。

    村子里寂静得厉害,生活在小庙旁边,这里的人早就总结出了一系列的经验,在晚上几乎是没有人出来的。

    在村庄边缘的小路穿行着,另一边是黄豆地,道路七扭八弯的,因为经常往来大型农机,路况差劲得要命,也多亏最近没有下雨,不然坑坑洼洼的不穿靴子都过不去。

    如今我已经能够看到小庙模糊的影子了,被系在古树上的红布条是那么的显眼,虽然在夜里看不出红色来。

    又花了几分钟的时间,我终于到达目的地,那些被遗弃的神像多有破损,在手机有限的光源照射下显得有些狰狞。

    我尽量保持目视前方,不去看他们,因为如今的我已经知道上面百分之百附着灵体。

    当然,我倒不怕在这里遇到怪事,毕竟这是土地公公的地盘,那些野仙不过是在这里寄宿,不会肆意妄为。

    来到烧纸的池子旁边,我掏出火机想要点燃那个袋子,不幸的是火机用得时间太久了,居然燃气不足,呱哒了好半天都没有点着。

    我的额头渐渐开始冒汗了,心里控制不住地紧张。

    有道是忙中出错,一不小心之下,我居然把打火机按碎了,电子掉进了烧纸池子的灰堆中。

    卧槽!我在心中大骂,这是来的路上不小心踩到狗屎了吗?怎么如此倒霉。

    没了火源,点燃袋子成了奢望,我忍不住纠结起来,难不成要无功而返?这样小瑶姐还不得把我大卸八块。

    可是不回去要怎么办呢?难不成钻木取火?但我也不会啊。

    不敢转头对着那些神像,我额头上的汗水越发密集。

    咋办呢?我抹了抹汗,脑中灵光一闪。

    记得上次和小瑶姐一起来的时候,我看到那些矮小的神龛前面有一些放着打火机和洋火(即火柴)。

    这些神龛也都是缘主们自发安放的,有些人每次来都会给自己安放的神龛烧香。

    但不抽烟的人往往很少随身携带打火机,这就容易导致无法点火的尴尬,所以会在神龛中备一个。

    似乎眼下除了借火也没其他办法了,我不得不转身来到了一排排阶梯式排列的神龛前面。

    在我眼前的一个神龛中就有一个打火机放在神像前的香炉旁,防风喷气式的,里面的气几乎是满的。

    然而,那神像的造型却让我踌躇了,因为我发现自己不认识他。

    在小瑶姐家混了这么久,我不能说是见多识广,但满天神佛的实像我都认了个大概。

    这个神像通体漆黑,一脚撑地,一脚盘在另一条腿的大腿上,似站非站,似坐非坐,左手捧着一个令牌,右手掐着奇怪的手势前伸,面目绝对算不上是慈祥,反倒有种狰狞之感,再配上纯黑的颜色和那造型,我脚底都有些冒凉气了。

    一番思考之后我没有去拿那个打火机,毕竟还有那么多神龛呢,而他让我想起了在大学时纠缠我很久的清风。

    也不知道是不是冥冥之中有人给我上眼药,我搜寻了所有的神龛都没找到一个打火机,整个小庙有打火机的神龛就那一个。

    上次来的时候明明很多,怎么都没了,难不成让看小庙的老爷子划拉走了?这也太过分了。

    “小瑶姐,能不能改天再烧?”我用微信给小瑶姐发了一条消息。

    小瑶姐没有回,我等了能有十分钟,依旧是没有动静。

    她不发话我也不敢自作主张啊,思来想去只好咬咬牙重新来到了那神龛前面。

    “这位……神仙老爷,在下因为忘带火了,借您老人家的打火机一用,来得着急,也没带啥拿得出手的东西,下次一定烧纸元宝答谢,您老要是同意,就别动,要是不同意也别动,我给您鞠躬了。”

    我一边疯狂地鞠躬一边说道,之所以这么说也是怕他突然动了把我吓过去。

    打好招呼后我抬头一看,那神像果然一动不动,但我却生出了一种奇怪的感觉,他好像笑了。

    不知道这是不是心理作用,但我准备速战速决了,这样拖延下去鬼知道会发生什么,而且天色也越来越晚了。

    从神龛中拿出打火机,我快速来到池子边点燃了袋子。

    防风喷气式打火机的威力用过的人都知道,只是一下我就点着了袋子,火焰腾地一下就窜了起来,吓得我赶紧松了手。

    靠!我目瞪口呆,小瑶姐是用汽油泡过这个袋子吗?怎么会这么易燃?

    袋子快速地燃烧着,以至于我根本就看不见里面是什么,只能看到一团耀眼的火焰。

    虽然火焰的势头很猛,但可燃物毕竟有限,火苗很快就奄奄一息了。

    东西没烧完我是不能离开的,只好站在原地等待,坑爹的是仅存的那团火焰居然爆发出了顽强的生命力,怎么都不熄灭,摇曳中火苗还变成了绿色。

    眼看着那团拳头大小的绿色火焰持续地燃烧,我哭的心都有了,这是哪位大拿在和我寻开心呢。

    要知道绿色的火焰可是不常见的,只有一些特殊的燃料才能办到,在其余的情况下,多是有精灵搞怪。

    又等了足足半个小时,那团绿火总算是灭了,我将打火机放回原地,头不抬眼不睁地鞠躬三次,而后如丧家之犬一般逃离了小庙,在坎坷的土路上飞奔。

    也许是心理作用,也许就是事实,我觉得有东西跟在我后面。

    我连手机都顾不上按亮,谨记小瑶姐的教诲,不回头,就是跑。

    有好几次我都差点绊倒,但在极度恐惧下我的身体爆发出了非凡的潜力,一次次地在不可能中稳住身形,继续逃窜。

    眼看着村子的轮廓越来越近,我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发现居然起雾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