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综合小说 > 传奇浪潮十八年 > 第一百八十四章:你是不是喜欢她?
    “苏清越,你不是特别喜欢她?”

    阿眸开场的声音不大,脸上是暴风雨来前的平静。

    她总是这样,事越大开场越小。

    对此,苏清越看到视频的瞬间,就已经有准备了。

    可没想好怎么应对。

    目光看着屏幕,浪漫的月下,分不清楚是自己拉着肖玉,还是肖玉拉着她。

    她不时回身。

    “越哥,这可能是我人生最幸福的时光了。”

    “港湾只有一个。”

    一时间所有回忆,变的清晰锐利。

    他几乎能触摸到肖玉的声音,而不是听到。

    还好摄影师没有录同期声,没带来更大麻烦。

    他坐下来,叹了口气,解释:“这是严西盼让我演的,试了一圈,都没找到人,华阳死活拽我上去。”但不想再看视频,又道:“你想得太多了!”伸了个懒腰,不想大过节的,为这个吵架。

    可阿眸显然不准备放过他。

    又道:“哇,是吗?”跟着,她故作惊讶,瞪大眼睛,说道:“是不是要给你颁发个表演奖?你当影帝,她当影后,表彰你们的表演,完美的展现了内心世界?每一步,每个动作!”

    看到她的小手,攥起拳头。

    听得出她最后几句话,几乎是强压怒火说出来的。

    女人的醋意,真让人崩溃。

    苏清越累的不想说话。

    但阿眸对屏幕中的肖玉,又指指点点:“你看,她楚楚可怜的样子,确实让人心疼,对吧?”她问,最后那句话是咬牙说的,“我就不行了,以前我是不求上进的南都女孩,现在又是网站小编,真是和人家没法比啊!”

    “你别这么说,行吗?”他强打起精神说。

    “那我怎么说!?”阿眸的声音,猛然提高了八度。

    如暴风雨来临前? 劈开天幕的闪电? 随后的一声炸雷。

    他还从没见过阿眸这样。

    一时间都不知道是该发火,还是该投降了。

    本来强硬的出走南都? 已经取得的心理优势? 荡然无存。

    可转瞬阿眸又不再吵了,竟然开始哭? 不停的哭。

    好半天,屋里只有她的哭声。

    又道:“苏清越? 我哪点对不起你?你要追求理想? 来了平京,我追着你来;你要我有理想,我也做到了首席作者;你还要我怎么样?”

    没有想象中的大闹。

    可这比大闹,还令人崩溃。

    像是拿一把小刀? 挖开心脏? 给别人证明什么。

    苏清越抬头看看天花板。

    无力的不想说话,可最终还是开口,解释:“牵手是严西盼特地强调的,这件事华阳可以作证,在场的每个工作人员都能作证。”语罢? 又无力的抱怨:“我刚搞完活动很累,昨晚又和东方骏? 华阳喝了酒,到现在酒劲都没缓过来。别闹了。”

    “嗯? 我不闹。”阿眸咬牙说,回看视频? 忽然按下暂停键? 指着屏幕:“那这个呢?你说了什么? 她会哭成这样。别骗我,我也是女人,我知道女人到什么时候是真实的,什么时候是假的。”

    “天地良心,我什么都没说。”苏清越摊开手:“严西盼给了我们一段台词,可我们试了,演不像。他就说你们自由发挥吧,但是让肖玉带我,因为她是学播音主持的,好歹比我有功底。”他说,但是没有说全。

    “苏清越!你骗我!”阿眸几乎是跳起来的,用手指着他,追道:“你要没事,不可能这么平静,你从来不是这样的人。”

    “那我是哪样的人?大过节的!”苏清越用尽浑身力气抗议。

    “什么节!你是什么人,你心里清楚!”阿眸大叫:“你们这些怀文人,就是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找了南都的不行,又觉得平京的好,”她说,擦了擦眼泪,越来越委屈:“当初妈妈就说了,不让我找怀文的。”

    “怀文怎么了?这和怀文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你们怀文人就是这个样子的!我妈早说了,让我防着你变心!”

    不知道为什么,阿眸总可以吵着吵着架,就把矛盾和问题,扯到别处。

    她接着又问:“你现在是不是,特别看不起我家的人?”

    “我什么时候看不起你们家的人了?”苏清越摊开手,一脸无奈:“不要无理取闹!非得放着好日子不过,是吗?”

    “肖玉的家人,是不是特厉害,特有本事?”

    “别闹了,可以吗?我很累!”苏清越实在有点受不了,这种压抑的气氛。

    可他不想激化矛盾,也不想再说话了。

    但阿眸又追道:“你说过,我表弟一辈子守着个破工厂,能有什么出息?”她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又道:“哦,你还说我表姐,教育孩子有问题,把一个男孩子教育的没有一点担当,你还说……”

    忽然想起五一的时候,这是阿眸和自己说的话。

    是阿眸抱怨自己的弟弟,眼见着工厂不行了,也不找个出路。

    又说自己的姐姐,把一个小男孩,教育的一点责任不想承担。

    她问自己是怎么回事吗?

    自己只是耸耸肩,说:“个人有个人的命。”

    他感到无比冤枉,用尽浑身气力,争辩:“这些哪句不是你说的?为什么要扣到我头上!”

    “因为这些是你的心里话!”

    “我的心里话是,大过节的,能不能不吵架!”他终于控制不住的发火了,一拍桌子,声音也大起来:“你可以随便查!看我有事吗!我苏清越不敢说别的,对你从来都没得说。”

    “你都藏好了,我能查什么?”

    “别找事了!大过节的,不该和和美美的团圆吗?”苏清越觉得自己马上就要绷不住了。

    “我没找事!”阿眸的声音又提高了八度。

    “出去!”

    苏清越终于被激怒了,指着屋门。

    霎时间,一切戛然而止,他们两个都愣住了。

    苏清越惊讶于自己能说出这样的话。

    阿眸则哭的更伤心了。她一把推开门,往出跑。

    苏清越刚要追,却犹豫了片刻,重新坐回去。

    这样追回来,也还得继续,不如让她冷静一下。

    无奈的叹了口气,屏幕暂停在肖玉哭。

    广哥叼着烟,正出门,看到他便说道:“乖乖哟,你俩这是怎么了?”

    “没事。”苏清越一脸无辜,问道:“有烟吗?”

    广哥走进来,递过来一根玉溪。

    他深吸了一口气,缓了好半天,才问:“小玄姐怎么样了?”

    “找不见呢!”他叹了口气。

    看看屋外,阿眸还没回来。

    下一刻,苏清越起身,叹了口气说道:“我去找阿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