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从执掌鸿蒙开始垂钓诸天 > 第六百八十七章 天蓬元帅被贬凡间!
    “牧白,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玉帝的声音也明显没有了之前的和气,带着一丝风雨欲来的雷霆之怒。

    其实这也正常的很。

    天庭一直将嫦娥作为女仙的表率,宣扬过无数次,就差给嫦娥塑一个贞洁牌坊了。

    如今牧白却和嫦娥有了私情,这对于天规来说,无疑是最大的践踏了。

    “咳咳,首先我得纠正下天蓬元帅话里的错误,我不是潜入广寒宫的,而是光明正大的过去的,其次,我的确和嫦娥情同意和,已经私底下许了终生,她也非我不嫁。”

    牧白清咳一声,淡笑的说道。

    这方话一落下,八仙和地藏王登时额角都是黑线。

    他们还真的没有见过如牧白这种,犯了大罪,承认的如此坦率的。

    “如此,你是承认了?”

    玉帝面色瞬间铁青,怒道:“二郎显圣真君,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将这罪人速速拿下,拉到南天门砍头示众?”

    “喏!”

    二郎神本就有想和牧白一分高下的想法,此时玉帝的提议,正中他的下怀。

    “二郎神,你身为司法天神,当着觉得神仙不得动凡心合理吗?”

    牧白目光看向了正想出手的二郎神,笑着询问道。

    二郎神手上的三尖两刃刀一顿,斟酌的道:“天规是玉帝颁布的,玉帝代表的就是天道,凡是在生活在天道之下的苍生,都得遵从…本神也不过是奉命行事罢了。”

    “我若没有记错的话,三圣母应该是你的妹妹吗?她也和凡间的一个书生有了私情,还生下了一个叫沉香的男婴,如今还被压在华山之下,承受无尽的孤独和黑暗,你身为司法天神,当真认为不得动凡心这天规是对的?”

    因为杨戬爱慕嫦娥的事情并没有亲眼所见,牧白也没有直接点出。

    当然,这也给杨戬留了一些颜面。

    而面对牧白连续的强势质问,杨戬内心也开始出现了很大的波澜。

    仙人,特别是天界的仙人,寿元悠久,除了修炼和每日值班当差,几乎无所事事了。

    这日子一久,内心难免会空虚,想找个伴也是常理之事…

    其实二郎神又何尝不知道,这条不准动凡心的天规,违背人伦常理,但他孤身一人,人微言轻,也根本反对不了呀!

    久而久之,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白素贞,说说你的看法?”

    牧白目光又看向了身边的白衣少女。

    “小妖不懂那么多,但却知道,天地之间,凡是诞生灵智的生物,无论是人是神是魔是畜,都会有七情六欲,爱恨情仇…既然是本能的话,那为何要刻意的去遏制压制呢?若失去了这些,这人还是人?神还是神,仙还是仙吗?”

    白素贞也未曾料到牧白会在这节骨眼询问自己,只能硬着头皮道:

    “还有,方才二郎真君说,玉帝代表的是天道,小妖也不敢苟同,总所周知,天地初开之后,天道法则形成,然后在诞生了无数的种族,若天道不允许苍生有私情,那在苍生诞生之初,就无需分阴阳,分男女,分公母了…”

    “大胆小妖,你懂什么?这人族乃女娲圣人用九天息壤捏造的,于天道何干?”

    王母怒斥道。

    “女娲捏了人族,那其他种族呢?为何也分公母?天地为何分白天黑夜,日月为何分阴阳?”

    牧白直视着王母,强势的质问道:“还有,我虽然对天庭不怎么了解,但也知道你王母和玉帝也是一对吧?既然你们是夫妻,那为何不允许其他神仙寻找自己的道侣?这是什么道理?”

    这话一落下,在场的八仙和其他众多神将暗自咋舌的同时,也纷纷面露沉思之色。

    “本宫和玉帝的婚姻,乃道祖所赐,乃天定的姻缘,也只有我们的结合,才能稳定天庭的气运,岂能和你们忍受不住清修之苦,为了内心的私欲,从而找道侣一概而论?”

    王母娘娘面色铁青的反驳道。

    “或许以前不能一概而论,但眼下大世之争即将到来,天道复苏了,玉帝还能代表这至高无上的天道么?所以,按照我看来,这些天规也该废除了…”

    牧白再次反击道:“只有这些沉疴弊端的天规废除,天庭才能日新月异,才能在这次的劫难之中破茧重生。”

    听到这等大逆不道的话,玉帝和王母的面色更加难看起来。

    “牧白,你说了那么多大逆不道的话,无非是想为自己的罪责开脱罢了…但你确忘记了,此地是凌霄宝殿,做主的是玉帝和王母,你哪怕说的天花乱坠,今日也别想安然无恙的离开。”

    天蓬元帅梗着脖子咆哮道。

    “哦?若说大逆不道,你过之而不及吧?”

    牧白道:“方才你和玉帝说的关于广寒宫的一切过程,绝大多数都是在撒谎,你的确喝了酒,但根本没有醉,一进入广寒宫,就对嫦娥动手动脚,污言秽语…

    嫦娥拿天规压你,你确拿三圣母和七仙女之中的一位来说事,说玉帝连自己的亲人动了凡心都管不住,根本管不了你?有没有这样的事?”

    “什么?天蓬元帅竟然说过这种大逆不道的话?”

    “不是吧…玉帝最忌讳的就是有仙家拿他的家事来说,这天蓬元帅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吗?”

    凌霄宝殿里的众仙登时哗然开来。

    而玉帝和二郎神的话,面色再次难看的几乎滴出水来。

    其实二郎神之所以能在天庭担任司法天神,除了神通广大外,还有另外一层身份。

    那便是玉帝的外甥。

    二郎神母亲,便是玉帝的妹妹,也曾经动了凡心下凡和一个书生成婚,这才有了二郎神和三圣母。

    仿若轮回似的。

    长大成人之后,三圣母也走了母亲的老路,和凡间男子成婚,生下了一个男婴。

    这对于玉帝来说,无疑是最大的耻辱了。

    也最怕外人提起,之前天蓬元帅在广寒宫的一番话,若是属实的话,那今日天上地下都没有人能拯救得了他了。

    “你,你胡说八道什么,根本、根本没有这样的事。”

    天蓬元帅懵逼了,等反应过来,立马结结巴巴的狡辩起来。

    “有没有说过,找嫦娥来对峙便是了…当时我正是因为看不过去,才出手教训了你,那知道你根本不懂悔改,反而来玉帝面前诬告嫦娥,其心可诛呀!”

    牧白咂咂嘴,冷笑的说道。

    “你、你、你…”

    天蓬元帅黝黑的脸庞涨的通红,支支吾吾半晌,又对着玉帝磕头求饶起来:“玉帝,罪臣因为醉酒,一时失言,还请玉帝饶命呀!”

    因为人证物证俱在,天蓬元帅自知解释不了,如今唯一能做的就是祈求玉帝网开一面了。

    “天蓬,你好大的狗胆,来人…将他拖出凌霄宝殿,贬入人间,投生畜胎…永世不得再回天界。”

    玉帝缓缓站起身来,面色阴冷的说道。

    “喏!”

    四大天王各自攥住了天蓬元帅的四肢,不顾对方的求饶,将他如死狗似的拖了出去。

    而见到这一幕,牧白也是愕然了。

    根据前世看过的西游记,牧白知道天蓬元帅正是因为醉酒调戏嫦娥,从而被贬入凡间,化身为猪的,这才有了西游之路的开始。

    但牧白没有预料到的是,害得天蓬元帅被贬入凡间,成为猪妖的人,竟然会是他。

    这难道是冥冥之中的天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