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河边界,奈何桥旁,一个娇小玲珑的身影,正鬼鬼祟祟地藏身在桥尽头处的大石头后面。对面走来一个又一个面无表情、满脸狰狞的魂魄,由一个引路人在前面带领着,排着队,轮流喝过孟婆手里递过来的汤。他们一个个喝过水之后,就到往生石上纵身一跳,往注定好的轮回道里飘去,每个魂魄都按照指引,进入不同的往生轮回道里。有的轮为畜生,有的转生为人,总之就是转生到世上各种有生命即将要旦生的地方去。

    远远地,一个作书生打扮的魂魄,苍白的脸上,双眼无神地随着众多魂魄往奈何桥上挤来。躲在大石头后面的身影,一看到他,双眼发光,小小的巴掌脸上充满了欢喜。她忘了自己是躲着的,兴奋地向着那个书生打扮的魂魄挥手,甚至还在原地跳了起来,就为让他能看到自己。幸运的是,这个时候,这里的守卫全都把注意力放在这些游魂身上,没注意到那个小小的身影。只是孟婆手里递汤过来的动作微微一顿,接着就是那幽深的双眼朝她这边瞧了一下,最后却不动声色,继续手中的动作。

    “呆子!呆子!快过来!”她兴奋地朝着那个书生招手,如果不是还有点顾忌这里的守卫,她恨不得现在就跳出去把那个呆子拉过来。开什么玩笑,要是让他再一次投胎做人,那自己不还得跟着投一次胎,这一次已经是第九世了,虽然说她是一只九命猫,这一次要是还在人间死去,她真的有可能再也回不来了啊。不行,不管怎样,她都要把他带走,绝不能让他再投胎。

    不管了,她豁出去了。脑子里有一个念头一闪而过,还来不及反应,她已经飞身扑到那名书生的身旁。拉起他那冰冷的手,想把他扯离队伍。她忘了,现在的他已经忘却一切,再无思想,也无意识。他一动不动,连看都不看她一眼,还是直直地往前走去。眼看着他就要登上奈何桥,她心中焦急万分。

    “呆子,呆子!快跟我走,我救你出去。我帮你找回曾经的记忆,我帮你再次位列仙班。快走,跟我走!”可是无论她怎么说,他依然无动于衷。

    此时,后知后觉的守卫才发现突然间冒出来的这么一个人。身体像衣服一样黑的守卫,从四面八方像潮水一般向她涌了过来。

    “你是什么人?为何擅闯冥王殿?”队伍当中的领队大声喝道,同时还举起手中的三角叉,随时准备向她刺过来。

    “大哥,大哥,别激动,千万别激动。我,不是人。我是妖,九命猫妖。我只是来与这位兄台聚聚旧,没别的意思。真的,没别的意思。”她一看被人看穿,知道事情不好,嬉皮笑脸地上前解释起来。敌众我寡,好汉不吃眼前亏。再说她擅自进入这里,的确是理亏在先。这些人可不是好惹的,先别说修为,如果这些人一起上来的话,就算她有九条命也不够用。

    “别废话!这里可不是你们聚旧的地方。赶紧走,别误了时辰。再不走,我可就不客气了。”那人依然面无表情,黑乎乎的脸上,除了那双眼睛亮得可怕,其他的地方像是融入的黑暗一般,让人心惊胆颤。

    她心里着急,那个书生已经走上了奈何桥,正接过孟婆手中的汤,准备一饮而尽。她想上前阻拦,但是前面的守卫让她寸步难行。

    “呆子,呆子,别去!呆子,呆子!”娇小的她已经被守卫团团包围,在她一声声的叫唤声中,那个书生有了反应,抬头看向她。可他只能看到一片黑黝黝的浓雾,她的身子就在那浓雾的后面,却怎么也看不见。

    “去吧!时间到了!”一直默不作声的孟婆突然说话了。她已经很久没有出过声,嗓音沙哑,听在人耳里像石子打磨的声音,又像是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的声音,稍纵即逝。

    书生放下手中的碗,僵硬地转过头,朝往生石走去,再无回首。

    透过重重守卫中小小的缝隙,她看到那个呆子正慢慢地靠近往生石。来不及了,她心中又恼又气。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当她使尽全身力气把围住她守卫震退半步后,立即变出真身,化成一只小小的全身黑得发亮的小猫,灵活地穿过守卫朝书生奔去。

    往生石上泛起阵阵白光,书生的身影渐渐在里面消失不见。突然一道黑色的影子,迅速地投入到即将消失的白光里面,刚才还在嬉皮笑脸的女子,已经跟着书生共同进入到往生石里面,一起坠入了轮回道,再不见踪影。

    孟婆手里还端着一个已经空了的碗,本来无神的双眼,在见到黑影消失的一瞬间,露出一抹了然,眼中的光彩一闪而过,在没人发现的情况下就已经恢复了那万年的平静。她再次稳稳地端起一碗汤,面无表情地递给了下一个走到面前来的魂魄。一切都又恢复了平静,刚才发生的所有事情,就如那万年不变的冥河水,无波无澜,一切无痕无迹。只有那不停地泛着白光的往生石,还在不停地运转,把一个又一个投胎的魂魄带到他们该去的地方,人间又有一个个故事跟随着那些生命的诞生不停地上演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