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诸天归途 > 第三十八章,我看见了啥?
    漫漫的天际,数十只黑羽隼正扇动着宽大的翅膀,带起一阵阵有节奏的风鸣,有序地翱翔着,若是此刻有人在地上仰望,定是会觉其无比壮观,忍不住想上去观摩一二。

    再看其偌大的背脊之上,竟是都载着数十个人影,这些人影不是别人,自然是那些来自碧云城准备参加考试的考生。

    作为其中的一员,楚啟凡此刻正安静地坐于其上,静候这黑羽隼抵达目的地,也就是此次考试的考试地点。

    “那帮人真是太可恶了,下手居然这么重,没有一点尊重长辈的觉悟!”在他的身旁,申百炼正捂着自己肿胀的左脸,愤愤道。

    在他的对面,申百岚则是捂着自己的右脸,也是附和着:“没错,我好歹是他们的十三弟,有啥事揍三哥你就是了,凭什么连我也一块揍?”

    “十三弟,你现在这样子真丑!”

    “三哥,你也不赖!”

    看着那边被揍得鼻青脸肿的申百炼二人,楚啟凡还算是平稳的心态竟是难得的有些想笑。

    想到之前那番场景,可谓是波澜壮阔,那些被牵连摔落鸟背的考生全部都舞拳弄腿,一言不合就是干,将那两兄弟狠狠地修理了一顿。

    虽然这其中大部分的考生都是申家子弟,但在当时那所谓的长幼尊卑早就被众人抛之脑后了,只管爽就是了。

    二人相互抱怨一番,气氛再次沉寂了下去,楚啟凡没在闭目养神,而是饶有兴致地观察着高空中的景象。

    只是这黑羽隼的飞驰速度极快,楚啟凡只觉视野间的景象皆若浮光掠影,一瞬即逝,飞驰之间,耳畔风声嘶鸣不已,将他的头发吹得四散飘荡,这么一来,他的兴致也算是荡然无存了。

    不知何时,楚啟凡只觉身体一轻,下意识抬首间,他蓦然发觉这黑羽隼速度骤减,庞大的鸟身缓缓降落,最终落在了一片草木葱郁的山岭之间。

    众人皆是恍然,知晓这是到达目的地了,一个个眼中充斥着喜悦憧憬之意,皆是跃跃欲试,想要在考试中大展身手。

    “都下来吧!”随着一声女子声音响起,那云师姐已是从鸟背上一跃而下。

    见此,楚啟凡等人也不迟疑,亦是纷纷着陆。

    “诸位来自碧云城的考生,此处名叫青云岭,乃是首轮考试的考试地点!”那边,德怀真人已不知何时来到了众人之前,望着这一片葱郁山岭,介绍道。

    “有关这首轮考试,规则很简单,待会学府会给予你们每个人一张身份铭牌,在那之后学府会通过斗转大阵将你们每个人随机传送到这青云岭的任何地方,而你们所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地去掠夺他人手中的身份铭牌。”

    “考试时间为十二个时辰,首轮考试结束后,按照手持铭牌的数量,取前六十四人晋级次轮,还有,切忌,考试期间,任何考生都不得行危及他人生命之事,否则学府将会严惩不贷!”

    德怀真人虽是距楚啟凡等人有些距离,可是其说话的声音却好似加持了某种状态一般显得铿锵有力,让在场的众人皆是听得明明白白。

    “还有,同往年一样,学府会在考试场地中移栽一些灵材宝药,也算是给你们的机缘,有缘这皆有机会得之!”说道着,德怀真人的话音明显收敛:“好了,我要说的就是这些,祝你们考试顺利!”

    德怀真人的话音终于落下,但是楚啟凡的心情却是并未放下,反而是愈发的揪心了。

    这首轮考试的规则楚啟凡不难理解,可是当考虑到晋级条件是由铭牌数量所决定时他就不禁有些头大了起来。

    要想获得更多的铭牌,那就意味着争斗拼抢,而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喜欢惹事的人,踏入武道一途也不过短短数月,作为一个酒馆少年,对于武道的残酷他本就不理解,那种厮杀的觉悟更是从未有过。

    说白了,相比于争斗厮杀,他所向往的,更应该是那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武道,是一种从容不迫不受约束的武道。

    “喂,这是你的铭牌,可拿好了!”

    这时一道有气无力的话音将楚啟凡惊醒,只见一道身影已是站在了他的身旁。

    再看这人,浑身上下散发着颓然之色,可不就是之前负责过他报名的那个慵懒青年吗?

    楚啟凡从慵懒青年手中接过身份铭牌,上下打量一番,此铭牌估摸巴掌大小,通体呈红褐色,正面之上赫然刻着“楚啟凡”三个字,字迹虽然不说龙飞凤舞,却也算是清秀,铭牌的背面则是印刻着一轮弯月,大概是月华学府的标志吧!

    收起手中铭牌,不多时候,在慵懒青年的指引下,众人皆是来到了一座散发着光芒的璀璨大阵之前,显然,这便是之前德怀真人所提到的斗转大阵,拥有能够将众人随机传送到山岭任意角落的能力。

    众考生看着眼前的斗转大阵,皆是面面相觑,毕竟这玩意太过玄乎,他们也不敢随意尝试。

    就在这时,只见人群中,一个身着黑衣的冷酷青年快步走出,他眉目如刀,头也不回地一路向前,只是几步便稳稳地踏入了大阵之中,下一刻只见阵中白光更甚,宛若盛开的白莲,将黑衣青年的身躯完全淹没,待白芒消散,阵中早无黑衣青年的身影。

    “那人就是我当日跟你提及过的孙海斌!”

    申百炼望着那逐渐恢复平静的大阵,语气有些凝重地开口道。

    对此,楚啟凡微微颔首,神情也是凝重,从那个黑衣青年身上,他能够感受到那种令他感到无比心悸的气息,其身上所具备的魄力,让人不难相信这绝对是一个狠人。

    在有人打头阵之下,很快,氛围便被点燃,一个个耐不住性子的考生皆是纷纷踏上了那斗转大阵,下一刻,原本还在大阵之间的考生皆是不翼而飞,想来应该已经被大阵传送到了山岭的某个角落了。

    “楚兄,我先走一步了!”这边,申百炼向着他招呼一声,亦是不甘落后,一步踏上了大阵,下一刻便再没踪迹。

    至于申百岚那厮,早就于申百炼之前离去了。

    见此,楚啟凡也不再逗留,缓步上前,走进了阵法之间,修长的身影也随着阵法间那的璀璨的白光一并模糊。

    下一刻,楚啟凡只觉一阵头晕目眩,迫使他不自觉地闭上了眼睛,待得体内的不适感归于平静,他方才睁开眼。

    只是此时他所处的环境相比于外面的艳阳天似乎显得昏暗了那么一些,他仔细环顾了一下周围,伫立片刻,他可以确定,自己现在应该是身处在一个洞穴之中。

    而且若是他仔细聆听,似乎还能从洞穴深处听到一种绵长不断的奇异叫声,这让他好奇心顿起。

    没有犹豫,他顺着那古怪声音传来的方向一路而去,只是不多时候,他脸色一沉,猛然止住了前行的步伐。

    因为在其前方不远处,两只生得肥大的红色不明生物正在不停晃动,楚啟凡虽然不识这生物为何物,可是看那生物熟练老成的动作,这分明是在……

    传宗接代?

    他的出现自是引起了那两只不知名生物的注意,旋即也是停止了动作,纷纷扭动着硕大的脑袋望着一脸古怪之色的前者。

    四目相对之下,楚啟凡突感气氛正在朝着坏的方向发展,知道此处不宜久留,便是微微向后撤了半步,撒腿就朝洞外跑去。

    见状,那两不明生物瞬间就不乐意了,眼中之意明显,你小子坏了老子的好事还想走?

    旋即肥胖的身躯也是一动,以与之体型不相符的速度朝着楚啟凡逃跑的方向追去。

    “小子,你可真的能把我给笑死,瞎逛都能赶上人家赤毛猪行房事之时!”此刻,楚啟凡正在飞速逃窜,但帝玉空间内的花无常却是无比安闲,甚至还有些想笑,忍不住调侃道:“我看你与猪挺有缘,要不改名吧,以后就叫猪猪凡如何?”

    对于前者的调侃,楚啟凡早就习以为常,他现在心里想的是为什么这世界上的猪都能跑这么快,就跟打了激素一样,饶是以他现在的速度都未能与之拉开多少距离。

    没过多久,楚啟凡突感眼前视线一亮,一个箭步间便冲出了那狭长的洞穴,见状,其身后那两只赤毛猪却是没有善罢甘休的意思,依旧不依不饶地叫嚣嘶吼着。

    对此,楚啟凡原本还有些愧疚的心境也是变得有些愠怒,他身型一顿,蓦然转身,手中已是不知何时掏出了一根黑铁棍。

    不过就看了一眼,至于这样吗?

    他是来此地参加考试的,若是一直被这两只赤毛猪纠缠,别说是争夺铭牌了,就算是行动也会变得万分麻烦。

    心间这般想着,楚啟凡已是抄着他那三尺黑铁棍正面迎了上去,与那两只赤毛猪厮杀在了一起。

    只是一番乱棍下去,楚啟凡却是越打越心惊,原因无它,只怪这赤毛猪实在是生得皮糙肉厚了点,铁棍落在其厚厚的脂肪之上,就跟落入绵软的棉花之间一般,力量尽被卸去。

    这让他也是想起那日花无常所言,若他此刻手持的是剑,就算杀不死这赤毛猪,也绝不会让对方这么好受,最起码也能在其身下留下几条血口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