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因轨律 > 第四十三章 第二十室的守望者
    荼泽并没有因为考虑到对方的面子而将自己的声音压低,也没有想要让对方难堪而刻意提高音量。

    他就是个直肠子,纯粹只是看不惯,想怼就怼了。

    无意中伤最为致命。

    那位老师脸色铁青,眼中的怒火几乎可以将镜片烧穿,将眼前的荼泽烧成灰。

    啧啧。佑仟璟离得近,自然把他们的对话听了个一清二楚,不禁给这个目光凶狠的男人点了个赞。

    然后,佑仟璟悄悄往后退了一步,此地不宜久留,他准备开溜了。

    “你、想、去、哪、呢?”

    故意拖长了语调的询问一字一顿地在佑仟璟身后响起,他收住脚步,回头看向似笑非笑的荼泽。

    “我说过‘俩闹事的’,学过通用语吧,小鬼?”荼泽说着,迈着修长的腿两步就走到了佑仟璟面前,伸手就要像拎祝天玑那样去提佑仟璟的衣领。

    这时,一只隐在玄色金纹衣袍下的手臂横在了荼泽和佑仟璟之间,佑仟璟见那裸露在外的手五指纤纤,手腕似白莲藕。

    荼泽眯眼看向阻拦他的鎏金瞳少年:“宫玖慕殿下,你这是什么意思?”

    严肃脸见荼泽将自家殿下的大名都叫出来了,正欲发作,被唤作“宫玖慕”的少年微微一笑,说道:“老师你看得出来吧,损坏公务、造成破坏的是那位同学,而我身后这位同学只是受害者。所以,我想就没有必要带他过去了吧?而且他还受了伤,理应先回去治疗。”

    佑仟璟一时间忘了自己有张被治愈纱布裹到人尽皆知其惨状的脸,还惊异于这人怎么知道他身上有伤。

    荼泽看了眼佑仟璟,依旧没让步:“殿下,讲道理我这只是按规矩办事,当事双方必须到场梳理事件经过,后续责任判定和相关处罚措施都交由负责他们的年级主任。我就是个跑腿的,殿下可不可以不要为难?”

    “再说了,小鬼你脸上的伤是旧伤吧?不碍事儿。”

    佑仟璟抬起刚刚在湖里被祝天玑一个潮鸣打折的手臂,那失去连接的下半截无力地摇晃着。

    看上去很是凄惨。

    “就只是过去而已,你用手走路吗?”荼泽开启了嘲讽。

    行吧,躲不过那就面对吧。佑仟璟面带感谢朝那少年点头致意。

    殿下、宫玖慕?这双总是出现在他梦中的鎏金瞳的主人,是婆罗礼的第二皇子?那个拥有“神之瞳”的天才?

    比起去接受处分或是回去疗伤,其实佑仟璟更想和眼前这人面对面地聊一聊。

    不过没关系,虽然现在没机会,但是有了今天的事情,以后要接触就不难了。

    宫玖慕还想说什么,他身后的严肃脸走了上来,轻声唤道:“殿下,西区我们还没有去过,让严翎先生带路吧。”

    与此同时,荼泽居高临下地看着佑仟璟:“小鬼,跟上,趁天黑之前处理完,老子还要去喝酒呢!”

    还是个酒鬼吗!佑仟璟突然对弗洛艾多的教师团队充满担忧,到现在为止,见到了三个,三个都不是善茬。

    宫玖慕杵在那里没有动,直到荼泽提着祝天玑,身边跟着佑仟璟消失在大街拐角处,他才收回了视线。

    刚刚还给人一种如沐春风之感的少年,脸上已经没有半分笑意,冷如凛冬。

    他的视线扫过严肃脸青年和因为荼泽的话而自觉尴尬的严翎,不带一丝感情地说道:“不是要去西区吗,走吧。”

    巨大的压迫感落在头上,那两人皆是一颤,谁也不敢说话,垂着头跟上了已经走远的宫玖慕。

    全程看戏状态的那个不正经抬手摸了摸自己并不存在胡子的下巴,饶有兴致:“哎~小殿下居然有在意的人啊,对方还是华央佑家的小少主?呵呵,孽缘啊孽缘。”

    说完,青年歪着头意味深长地看着自己同僚的背影:“这次阿初这个死脑筋估计要栽了,看来是需要我多出点力帮小殿下了。”

    荼泽身材高大,那身暴露的穿着和狂野的长相又比较吸引人眼球,一路上遭受了不少人的视线洗礼,跟在他身边的佑仟璟几乎要窒息了。

    “喂,我说你。”荼泽叼着烟开口,“为什么打架?”

    “我只是被揍的。”

    “没还手?”

    佑仟璟回忆了一下过程,那个潮鸣只是为了抵消才打出去的,应该不算,于是他摇摇头。

    荼泽咬着烟嘴从牙缝里吐出烟雾和恨铁不成钢的话语:“嘁,废物。”

    佑仟璟:嗯?!

    “为什么不还手?说实话,别给我装,你打得过这小狗崽。”

    我要说什么?怕麻烦?怕失手把这讨厌鬼锤死?呃……

    佑仟璟思索片刻,答道:“我讨厌暴力。”

    荼泽仰着脖子朝天发出一串震耳欲聋的大笑,半晌笑完后朝佑仟璟说了两个字:“放屁。”

    佑仟璟突然发现这人和自家老爹有些相像,当然不止是骂人这一点。

    “之前没人教过你吗?适当的武力会成为制胜的手段,一味的忍让会助长仇恨的滋生。当然不是叫你锱铢必较,睚眦必报,小事随它去,大事坚决不让步,这是基本原则。还讨厌暴力?拉倒吧,说这话的人通常都是些往死里压抑自己的白痴,而这些积压的负面情绪日后是很容易突然失控的。”

    佑仟璟撇撇嘴,他不否认这人说得有些道理,但他确实讨厌暴力,因为使用力量之后他会很疲惫。

    两人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走到了传送门前,荼泽因为要掏钥匙开传送门,干脆将晕过去的祝天玑直接甩到了自己肩膀上,像扛着个麻袋似的。

    佑仟璟乖乖地跟在后面,看着荼泽掏出钥匙打开大门,然后走到对面,隔着就是不关上的大门,两人干瞪眼。

    “干嘛不过来?”

    “可是……”佑仟璟犹豫了一下,说道,“这大门不是一次只能通过一个人吗?”

    “那是学生钥匙,老师的可以让多人通过,打开之前输入人数就可以了,你刚刚没看见吗?”

    佑仟璟看着对面身高两米的男人:块头那么大,全挡住了好吧?

    “好了,快过来。”

    佑仟璟很听话地跨进大门,一进去脚下熟悉的触感和空气中的木质香让他抬起头,是中心教学区高层的走廊。

    佑仟璟朝周围看了看,没有那个梳洗室,也不是转角,这门开在了走廊中央。

    不是二哥所在的那一层吗?太好了。

    佑仟璟悄悄松了口气,作为“麻烦制造机”的自觉让他不想在这时候见到自家二哥。

    “你看上去很轻松啊,小鬼。”荼泽垂眸看着佑仟璟,关于“辰渊失落者”的事迹他有所听闻,总以为是个顽固不化异常恶劣就跟他肩上那个一样嘴里骂骂咧咧的小恶人,结果是这么个看上去惨兮兮,像极了易碎玻璃娃娃的乖巧孩子。

    但人总归不能光看外表,不是吗?荼泽很清楚这一点,这知道是不是披着天使皮囊的恶魔呢?

    作为一名曾在神都,即神临岛任职的前业狩,荼泽很清楚泽维尔是怎样一个人,虽然睚眦必报但从不说谎,所以对于他对佑仟璟的指控荼泽内心还是有些相信的。

    但堕业者的事情……荼泽瞥了一眼佑仟璟头上的虚白,决定还是继续刚刚的话题:“希望你一会见到自己的年级主任还能这么淡定,提前给你打个预防针,那人跟老子可不一样,不是什么善茬,出了名的不近人情。”

    佑仟璟脑袋里的问号几乎要冲破脑壳了:不一样?大叔,看着那晕过去的家伙再说一遍,你觉得自己是好人吗!

    “17、18、19……到了,这里,20室。”

    荼泽一把推开了大门,扯着嗓子朝里面喊:“前辈!来人啦!”

    佑仟璟被他的大嗓门惊得抖了抖,再往房间里一看。

    和佑钧澜那间除了书架沙发和一张桌子外再无其他摆设的简洁布置不一样,这间屋子进门就是张大长桌横着,上面放满了装着各种古怪液体的瓶瓶罐罐,还有冒着热气正煮着什么东西的坩埚。

    两边排满了架子,佑仟璟粗略一扫,发现上面除了书籍就是晒干的药草。可能为了避免阳光曝晒和风中的潮气影响架子上的东西,整间大屋子中的几个窗户都是封闭的。

    所以最叫佑仟璟无语的就是这房间里的照明,为了保护那些药草搞了个绿色,弄得整个房间宛如阴森森的牢狱。

    “前辈!你在的吧!有活儿!”

    “有活儿”?这是哪里的黑话?还有,你是人贩子吗!

    佑仟璟跟着走进了房间,未曾想一脚踏进去就踩到了一样软绵绵的东西,室内光线不太好,他只能弯腰低头去看。

    “吵什么,给我安静。”

    就在佑仟璟俯身从他脚底的鞋底揪出一团看似水母手感缺跟棉花一样的不明物质时,一个声音冷不防从他身侧响起。

    黑暗中浮现出一张人脸,绿色照明打在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上,再怎么精致的五官在这种阴森环境下也叫人没了欣赏的念头。

    那张脸所属的脑袋从黑暗中探了出来,也不知道是不是没打理,还是这人就这种在一边留了一缕长卷毛,和佑仟璟有得一比的发型,使他看上去懒洋洋的,像没睡醒。

    紧接着身体露了出来,偏瘦,一身标准的教师制服穿在他身上都显得有些肥大。

    等那人完全脱离黑暗站在一室绿光中,佑仟璟才发现他身后有扇暗门,这门隐在黑暗中,门上还挂着些草药,仔细看都不一定能发现。

    “前辈!”

    “别叫我前辈。”男人像没看到佑仟璟似的,慢悠悠地径直走向长桌,他将手里一碟粉末倒进坩埚,用勺子搅拌了两下,然后看了荼泽一眼。

    “你来做什么?”

    荼泽将晕厥过去的祝天玑丢在一旁的椅子上,可怜的孩子差点因为荼泽粗暴的动作一屁股滑到地上去。

    佑仟璟惊讶于祝天玑一路耳朵贴着大嗓门,在这还被人摔,到现在居然都还没醒。

    “我这不帮忙处理尸体。”那男人看了一眼祝天玑,不冷不热地说道。

    “这不是尸体,他活着,是你的学生。”

    “学生?”

    即便光线比较暗,佑仟璟也看到那男人的眉毛紧锁起来。

    “我哪来的学生?”

    “你不是一年级的年级主任吗?”

    “什么时候的事?”

    什么时候?

    连最恨参加会议的荼泽都记得:“上个月议会定下的。”

    男人拌了两下坩埚里的药汤,将上层有些凝固的物质搅拌开:“我没去。”

    荼泽、佑仟璟:……

    “那、没有人通知过前辈你吗?”

    男人默不作声地搅拌着汤药,荼泽心领神会:这是默认了。

    话说,这男人的人缘是有多差啊,就算不到场吧,会后总得有个人来提醒下啊?该不会,是被集体讨厌了吧?

    一想到这人上学时就是沉默寡言、形单影只,看上去很是不近人情,留校任教后听说也不怎么参加集体活动,总是一个人窝在办公室炼药。

    荼泽默默在心里给这位自己曾经的学长兼现在的同僚和上司点了支蜡。

    “所以,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男人已经有些不难烦了,他很是讨厌炼药过程中有人跑进来打扰,“如果是躺在那里的出了事,左边架子上四层万能解毒剂,五层麻药,最下层有锯子和刀,下次有这种事直接去医务室,别来烦我。”

    荼泽被他这一连串给整懵了:“不,他没中毒,也不需要截肢。”

    说完,他拉过一旁手里还捏着那团软物的佑仟璟:“是他们俩。”

    男人皱着眉看向裹着一脸治愈纱布的人,手里的勺子碰在坩埚的壁上,发出一声轻响。

    “他们俩在中央广场打架斗殴,违反了禁空令,还打碎了初代的雕像。按照规矩,我把他们带过来交给你这个负责人处理。”

    “处理?有什么好处理的,校规上不是写了吗,就按上面的办好了。”男人的注意力全在手底下的坩埚里,调和正到了关键时刻,他要控制火候。

    荼泽为难地看了一眼佑仟璟,其实他也刚到弗洛艾多没两个月,那足有一本书厚的校规压根没看,但既然这人开口了,那……

    正当荼泽准备去查校规然后给予两人相应处罚时,祝天玑醒了。这人缓缓睁开眼,便在一室昏暗中看到了正前方的佑仟璟。

    “佑仟璟!啊,还有你这独眼混蛋,敢把我……”

    “嘭!”

    炸锅的声音从一旁传来,愣是情绪激动的祝天机也停了下来,朝声源看了过去。

    手持断头勺子的男人僵硬地站在那里,盯着搞不清楚状况的祝天机,用低沉的声音重复了一遍:“佑、仟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