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综合小说 > 重生农家小娘子 > 第212章 小山,你怎么了?
    这般催法,炕上的四郎还是没有动。

    许老二觉得不对劲了,在炕上叫道,“小四儿?小四儿?”

    他隔小四郎的炕位还有些远,用手摸不到,只能试探的叫了两声儿。

    炕上的小四郎还是只哼哼了两声,他的头也捂在被子里,看不见,只有闷哼的声音。

    懒床的孩子怕大人吵,都是这样睡的,用被子捂着头。

    二丫有种不好的预感,她走过去,将小四郎的铺盖一掀,“小山,你怎么了?”

    映入眼帘的是四郎通红的脸蛋儿,脸上,手上,身上,大片大片的红疹子,一颗颗,一粒粒的……

    二丫吓得尖叫了一声,“小山!!你生病了?你生病了怎么也不吭一声?”

    她伸出手去摸了摸四郎的额头,烫得跟火似的。

    “爹,他还发烧了!好烫……这可怎么了得?”

    许老二赶紧道,“去找你老姑,找你奶,请郎中来!”

    炕上的小四郎已经烧糊涂了,只会发出嗯嗯的声音,二丫心疼得不行,再看他的盖被里,有股潮湿糯糯的感觉,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她赶紧去外面院子里叫奶去。

    这时候,许娇娇上山去锻炼了,不在家里。

    只有许张氏在院子门口,看着村口那方向,骂骂咧咧的。

    许张氏一听四郎病了,骂也顾不上了,赶紧来到二房内,一看小四郎的样子。

    小脸红通通,脸上,身上,手上,都是一片片的红疹子。

    许张氏几乎吓得魂不附体,她一大早上起来就眼皮直跳,预感有什么极度不好的事情发生。

    这种症状跟以前许老四得过的天花病,一模一样……

    那时候,许老四差点就不在了!!!

    一声哭腔,“我的亲孙子啊!你怎么这样了啊!老天爷啊,这是咋地了这个,我们老许家又没作孽,又没有不敬菩萨的……”

    许老二也吓坏了,手忙脚乱的起炕,他不要人服侍也可以的,只是手脚不利索,起炕会慢点。

    口里说道,“娘,您先别慌,兴许只是受寒发烧了,二丫,快去请隔壁村的李郎中去……快点儿……”

    许张氏从惊吓当中终于是回过了神,“不,她跑得太慢了,二丫,让你哥二郎去请,快点!”

    二丫急得小脸发白,看到奶这般模样,也预知了不好。

    撒腿就跑。

    很快,李郎中就被请了过来。

    李郎中是游医,今天刚下过大雨,不好出门,就没有出去,所以来得快。

    在二丫出门之后,许张氏就不让其它人进二房的屋子了。

    特别是孩子们,三丫,以及四房的几个小孩子们。

    罗氏,姚氏她们隔着门一张望,看到了炕上的小四郎,也都是唬得脸色都白了。

    二郎去请的李郎中,二丫去找回了许娇娇。

    李郎中先到的,看了四郎的样子,也是唬了一跳。

    眉头皱起,先用草药包给四郎退烧,做了一些应急的措施。

    然后再仔细一观察,“这孩子怕是半夜受了寒气,你看这被子都是湿的,身上也是湿气很重,受了极寒,有可能造成这样出毒疹子。”

    “半夜受寒?!不可能!我们家最近才翻修过,屋子又不漏雨什么的,被子怎么会打湿?”许张氏说着,抬头看了看屋顶。

    都是干干的,半点漏雨的迹象都没有。

    再说了,不可能漏雨,要是漏雨的话,同炕的其它人不会发现吗?

    就单漏了小四郎的铺盖上?

    就在这个时候,许娇娇回来了。

    许娇娇走进了二房内,许张氏示意她赶紧得出去,“出去,出去,你又不是大夫,你进来做什么?让郎中看就行了,你就只会扎针,这发烧受寒的,你扎针也没用。”

    许娇娇人已经走了进来,“没事的,娘,我来看看。”

    许张氏一见,人都已经进来了,只能心底念菩萨保佑了。

    李郎中跟许娇娇点了点头,最近许娇娇治好了许老二,已经是乡亲们口里传得半个神医了,见许娇娇进来,他还不由的给许娇娇让出了半个位置来。

    让许娇娇方便近距离的观察一下。

    许娇娇只会扎针,对于看病确实不是很在行,但四郎这个症状,却是现代人或多或少都知道了一些的。

    是小儿很常见,又很危险的病症。

    小儿水痘,在古代医学条件低下,又叫出天花。

    一旦得了这种病症,护理不当,就容易夭折。

    并且这还是一种极强的小儿传染病,只要没出过水痘的人,都容易被传染上。

    许娇娇记得前世,她尽管打了预防针的,还是出过一次水痘,出水痘的时候,她奶奶折腾几天几夜,她才痊愈了。

    这个小儿水痘确实很难办!

    但它不是绝症!

    “娘,小四确实是受了寒,他昨天晚上下雨应该出去过……”

    先按抚一下人心。

    李郎中一脸沉沉,他估计也看出来了,只是没有明说。

    许张氏心疼道,“昨天晚上下那么大的雨,他个小崽子出去干嘛啊,不是找罪受吗?”

    说到这里,就想到了什么。

    “元春花,这个贱妇!!都是她害得我们家小崽子病成了这样,我就知道她几天不走,还留在那里,就是没好事!昨晚上那么大的风雨淋不死她,反倒害得我们家小崽子这样了,造孽啊!元春花她就不是个人呐!”许张氏哭骂道。

    “娘,小四是受了急寒,但小四这病症应该早就在体内了,是我们都疏忽了,小四最近胃口都不好。”

    许娇娇说着,问向李郎中,“郎中,有什么法子可想吗?”

    李郎中摇摇头,打他进屋起,他就知道他治不了这个病,准备尽尽心算了。

    看到许娇娇回来,他立刻让出了他的位置。

    “你们可能猜到了,你们家四郎这是得了天花症,受寒只是一个方面,主要是已经有那病毒在体内,受到急寒提前爆发了,并且更危险,不是老夫危言耸听,小四郎这命能不能得活,要看他自己的福气了,这烧一定要先退下去,我只能给你们留一些退烧的药,其它的,我帮不上什么大忙,或者你们送去回春堂看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