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荒海有龙女 > 224 第二十片龙鳞(十四)
    第二十片龙鳞(十四)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嘛。

    玲珑蹭了蹭纪氏,“那娘是不是觉得我眼光很好啊, 夙夙父母双亡无亲无朋, 又心胸开朗豁达。”

    纪氏这回没取笑她自吹自擂, 而是轻轻叹息:“是啊, 我的好穗穗,就该配这样的郎君。你爹爹得知魏家那事儿后止不住地后怕, 若是当初将你嫁了进去, 不知该多么难受。”

    对此玲珑只是笑笑,这是她, 她选的是薛夙, 才有纪氏跟齐钰这样的想法, 跟她这些年的潜移默化分不开, 换做另外一个人,就是另外一种情形了。

    因着过年, 玲珑跟薛夙就在定国公府住了几日便回了郡主府, 不过答应了等到年三十晚上还回来跟家人一起过, 薛夙倒是无所谓,他从来都一个人过年, 热不热闹的不重要,反正不管怎么过,他一心一意就只有小郡主。

    为了讨小郡主欢心, 薛夙还特意提前让人订了一桌全鱼宴, 小郡主好像很爱吃鱼, 他们在外面虽然品尝了无数美味, 但论起做鱼,不仅要做得美味还要精致,那只有这天下第一鱼称得上十全十美。

    年后高门之间互有往来,纷纷拿了名帖过府做客,定国公府一时间也是盛客如云,两个兄长尚未娶妻,纪氏就打算着趁今日相看一下,自然要玲珑也在场。许是因为被玲珑给调|教习惯了,这寻常人家的郎君,十五岁左右就娶妻生子,他们家这两个一个赛一个的能拖,眼看都要老了,这身边连个知冷热的人都没有。

    玲珑坐在纪氏身边,今日来了不少未出阁的千金小姐,定国公府许久没这么热闹了,说起来二房的女儿们也都纷纷嫁了人,三房的孩子也都成家立业,惟独大房的两兄弟,到现在都还是光棍一条。

    薛夙是男子,自然不能往后头来,但他是亲自将玲珑送来的,走之前还亲昵地捏了下她软乎乎的耳朵,丝毫不管还有他人在场。别人想看便叫她们看去,横竖也看不出什么花来。

    哪怕是夫妻,在外若是稍稍亲密了些,也是要被人指指点点背地里说三道四的,更别提薛夙还根本不加掩饰,当下有些夫人瞧玲珑的眼神就变了。玲珑跟薛夙说完了话回来坐下,身边就走来一位雍容典雅的女子,她问:“可是长乐郡主?”

    玲珑抬眼看她,嗯了一声。她是正儿八经的郡主,出身高贵又有皇帝做后盾,哪怕是诰命夫人见了她也要行礼。那女子便淡淡一笑,打量玲珑的目光让她十分不喜。玲珑可不是那种会给别人面子的人,她懒洋洋地从椅子上起来,“你是何人?”

    女子没有回答,却道:“郡主是皇上钦封的郡主,不仅代表着定国公府的颜面,也代表着皇上的颜面,这般坐姿实在是不该。”

    玲珑左右看了一圈,每个大家闺秀都老老实实坐着,双腿并拢双手放在膝盖上,背甚至都不敢去倚椅子。她觉得莫名其妙,“我就是这么坐了,你待如何?”

    是啊,你又能把她怎么样呢?就算玲珑现在跳到桌子上劈叉三百六十度倒立打飞机,你又能怎样?

    女子微微皱眉,似乎对玲珑很是看不上眼,她对这位小郡主闻名已久,第一位“娶”丈夫的女子不说,与薛太傅成亲一年不能有孕,居然还如此善妒地霸占着正妻之位,这不是要断了太傅的香火么!

    又闻她性格骄纵任性不讲道理,三从四德更是一概不知,这样的女子怎配称得上女子?定国公与其夫人教出了两个优秀的儿子,只这个女儿,实在是不配为天下女子之表率。

    为了让这人再生气一点,玲珑干脆翘起二郎腿了。她向后让自己倚的更舒服,上下打量了对方一遍:“你到底是谁?这么跟我说话,信不信我让我哥哥们打你。”

    听听这威胁,更没个形象可言。

    女子眉头拧得更深,实在是无法想象让自己夫君念念不忘的白月光竟是这般模样。“我是魏大学士的儿媳妇,亦是右佥都御史魏坤之妻。”

    ……玲珑花了几秒钟才想起来魏坤是谁,讲道理这一年她过得快乐赛神仙,早不记得自己来这儿干嘛来的了。

    “然后呢?”是魏大学士儿媳妇,是魏坤妻子就很了不起?她觉得她也得自我介绍下,“我是长乐郡主,薛郡马的小娇妻。”

    这话实在轻浮,魏坤的妻子越发不懂得丈夫的眼光,她问玲珑:“我可以坐下来吗?”

    玲珑摊摊手,“随便你。”

    魏坤的妻子坐下,仍旧用探究的目光看她,玲珑很大方,要看随便看,反正她好看。只听魏坤妻子问:“郡主以为,什么样的女子才适宜室宜家?”

    玲珑搞不懂她想干嘛,但有一点是明白的,魏坤的妻子在拐着弯儿地说她不宜室宜家。玲珑看了纪氏一眼,她正跟人说话,没注意到这边,为了不让纪氏操心,玲珑就对魏坤的妻子笑了一下:“女子为何就要宜室宜家?难道要像你这样嫁进去不到一年就给夫君张罗妾侍侍奉婆婆换得的家庭和睦,就是宜室宜家?”

    娇媚的面容上笑容加深:“你算什么东西,到我面前管我做什么,我是皇帝钦封的长乐郡主,你连个诰命都没有,却敢这样对我说话,可见礼义廉耻也没学好,又何谈什么有德行呢。”

    “原来魏坤就娶了个这么个妻子,看你这样,在魏家过得不大好吧?”

    魏坤妻子本是想看一下叫自家夫君念念不忘的长乐郡主究竟有何与众不同之处,可如今京城谁人不知她离经叛道,先是要“娶”夫,而后居然越了辈分,与父辈年纪的薛太傅结为连理。按理说成婚后,薛太傅那般年纪要早日留下子嗣延续香火才是,可这长乐郡主,非但一年不曾有孕,甚至还不为丈夫纳妾!

    她自己不能生,难道也不叫别人给薛太傅生?

    自幼熟读女训三从四德倒背如流的魏坤妻子觉得这样的女子真是不配生为女子,全然丢了女子的脸面,若天底下女子都像她这般,那家家户户的日子还过不过了?

    眼下又见玲珑根本不听劝,反而沾沾自喜,还以权压人,越发叫魏坤妻子不喜。强势又骄纵,难为薛太傅那样的君子能够忍受,只可惜皇上太过偏爱长乐郡主,活生生糟蹋了个栋梁之臣。

    可见这长乐郡主如何嚣张跋扈,薛太傅何等倾世之才,“嫁”了之后居然连官位都要辞去,从前人人赞赏薛太傅桃李满门,如今却成了个劳什子薛郡马,真是可笑可悲!

    玲珑哼了一声,大声唤道:“娘!”

    纪氏正与人说话,“穗穗怎么了?”

    “我不喜欢这个人,让她走吧,日后也莫要来了,看着就惹人心烦。”

    纪氏溺爱女儿,自然不会不答应,魏坤妻子不堪受辱,正要当着众人面揭穿长乐郡主真面目,就听到一道清朗好听的声音传来:“穗穗,来前院玩吗?”

    正是薛夙。

    旁人家有了妻子,是断不会叫她与男宾见面的,高门尤其如此,女子嫁了人,那便要彻底与外男断绝关系,便是家中有宴会也不能上同一桌,薛夙却不如此,他觉得好玩,就会带着玲珑一起玩,他的小郡主聪明又狡猾,在他看来,一千个男人加起来也不敌她一分。

    “有什么好玩的?”

    “前院在行酒令,你两个哥哥也在,分了两队,咱们这边人数不够。”

    薛夙说得自然,魏坤妻子却都听呆了,居然有人叫自己妻子混迹外男之中……怎会有这样的人!她嫁入魏家后,为了避嫌,连六岁的弟弟都不单独见!与亲爹说话都要隔着帘子,薛太傅怎能做出这般有违规矩之事!

    她在闺中时也这般教育自己的妹妹们,可能是形成习惯了,觉得谁都得按照她认为的规矩礼法来,看到不顺眼的哪怕是郡主也要说两句捍卫女子的尊严。“薛太傅……”

    薛夙听到有人叫自己,扬眉看去,手却在众目睽睽下握住了玲珑,将她拉到自己怀里揽住肩膀,“薛太傅是谁,我是薛郡马,这位夫人日后可别叫错了。”

    魏坤妻子目瞪口呆,怎么也没想到薛太傅会说出这样的话,他、他就不觉得羞耻么!

    玲珑扭头看了她一眼,许多话都懒得说,她只叮咛纪氏:“娘不要忘了,我不喜欢她。”

    说完就被薛夙带走了,前面好玩着呢,他才不想让她跟一群后宅妇人混在一起讨论如何伺候夫君侍奉公婆打压妾侍,待会儿还要打马吊,怎么都比留在这好玩。

    魏坤妻子呆呆地看着,风中隐约还听到薛太傅——哦不,薛郡马的声音:“那般蒙着眼睛活的人,跟她说那些话做什么。”

    言语之间并无鄙夷,却也毫无赞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