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灵异推理 > 快穿之养老攻略 > 第六百一十六章:七零年代女教授(3)
    破旧小茅屋里,乔木先是自己往自己嘴里塞了块毛巾,借以避免待会太痛叫出声来,或者不小心咬到舌头什么的,然后,就拿出刚在酒精里消过毒的小刀,开始割腐肉。

    幸亏乔木经历的多。

    而且她本身也有在伤口附近撒了点麻沸散,稍微止了点痛啥的。

    不然估计她根本下不了刀。

    至于为什么不打点麻药全麻?

    呵呵……

    乔木这是自己给自己动刀诶。

    麻药要是打多了。

    她怎么给自己做手术啊?

    她又不会分身术。

    这一刻,乔木真真是深刻体会到了科技发展的重要性,同时也更加怀念起当年在星际位面当中见识过的那些医疗机器人,早知道当时就不应该嫌那些医疗机器人贵,就应该买一批医疗机器人放仓库里。

    可惜世上难买早知道啊。

    现在她只能自己亲自动手割自己的肉,自己给自己做手术清创。

    那感觉,怎一个痛字了得。

    所谓人生走马灯,大抵如是。

    很难用言语去形容。

    人的手上不小心出现一个小伤口,或者不小心被刀给割了一下。

    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

    那都会感觉很痛。

    更不用说从身上硬生生的割肉了,这简直就是地狱级挑战,痛感基本等同于刮骨疗伤,然后这还不是别人给她刮,是自己给自己刮。

    这些都不是关键的。

    最关键,或者说对乔木而言。

    自己给自己手术最困难的地方还不在于疼痛,最困难的地方是在于膝盖上有膝跳反应,虽然说这个反应正常都是在敲击完膝盖之后才会有,可是,乔木的伤口就在膝盖上,动刀的时候难免还是会有点不自在,这一点无疑又加大了难度。

    等到乔木死死的咬着毛巾给自己清完创伤,并且用高浓度酒精给自己伤口消完毒,敷好药之后,她浑身上下几乎都已经被汗水湿透。

    整个人也差点晕厥。

    实在是太tmd疼了。

    都快赶上生孩子难产了。

    不过这还不是结束,因为乔木才把腿上的伤处理了,额头上的伤还没有处理,所以她只能赶紧又给自己吃了颗固本培元的丹药和七彩人参果,然后对照着镜子继续来。

    好在她额头上的伤口不算特别严重,只需要稍微清清伤口,重新敷药就行,不需要把额头上的肉挖掉,要是额头上的伤也要割肉敷药的话,那上面的疤痕怕是难去了。

    虽然说人有分疤痕体质和非疤痕体质,可是,就算是非疤痕体质的人,如果疤痕太大,伤口太深的话,那也很难愈合,更难不留疤。

    非疤痕体质最多就是小伤口不易留疤,可大伤口,大家都一样。

    就没听说过有谁剖腹产,肚子上的那个伤疤是能自己自动愈合消失的,最多就是愈合的好点,伤口上的疤痕相比较于其他人要淡点。

    这边乔木好不容易把额头上的伤也弄好了,正在给自己包扎的时候,耳朵就突然听到门外不远处传来两个男人说话的声音,虽然听不清楚到底说的是什么,但反正绝对不是她孙子,为防万一,乔木赶紧将身边所有不该出现的东西全部都收拾起来,然后缓慢的包扎伤口。

    果然,几分钟后有人敲门了。

    不得不说,这已经很客气了。

    当然,这也代表着疏离。

    因为很多村里人,特别是村里的熟人去别人家,哪用得着敲门?

    都是直接推门就进。

    除非晚上才会敲门。

    或者门锁起来了,才会敲。

    “乔大娘在吗?

    我听你孙子说你醒了,所以过来看看你,顺带着再让老医头看看你身上的伤怎么样?要不要换药?”

    门外村长不耐烦的敲着门。

    要不是担心这些下放的人员死在他们这不好解释,他才懒得管。

    在他看来,这些下放的跟知青其实也没多大区别,甚至比知青更让人不喜,不过不论是知青还是这些下放的,他都不希望他们出事。

    因为他听别人说过的。

    听说哪边哪个村子的知青被村里干部欺负自杀了,然后整个村的知青都去县政府闹,后来那个村的所有领导干部都被抓起来坐牢了。

    欺负知青的那个。

    更是直接被枪毙了。

    他虽然不会欺负知青啥的,可是能少一件事是一件事,毕竟这些人但凡死一个,他都得去县城那边做报告,解释什么的,挺麻烦的。

    “哦,村长啊,我是好点了。

    你们进来吧,门没锁。”

    乔木临时又环视了下四周,没有发现任何不该出现的东西,之后这才开口招呼村长和老医头进来。

    村长又哪会客气什么,要不是顾忌这里面住的是个大娘,他都懒得敲门,听到乔木同意赶紧把门推开,然后带着村医大步走了进来。

    “哟,看不出还有点底子嘛!

    纱布都拿得出来,你快给她看看怎么样,有没有什么生命危险。

    不过我估摸着应该没有生命危险,这都能坐起来了,你那孙子可真是个谎话精,昨天还跑到我那边说你不好了,手都凉了,我看你这不活蹦乱跳的吗,老医头,我原本还以为你治不好人呢,没想到你竟然还真能治病,看来上次托人给你买的那个叫什么来着,对了,那个叫赤脚医生手册,书还真买对了。”

    林大河林村长一看乔木现在的样子,就觉得她应该没什么事,而且还有点家底,因为纱布这玩意儿他们村里还真没怎么见过,他也是在医院曾经见过一次,现在乔木头上和膝盖上都裹着厚厚一层纱布。

    不是有点家底是什么?

    至于为什么估计没事。

    这都能坐起来了,说话都中气十足的,像是有事要死的样子吗?

    明显好的差不多了。

    “他能治什么病,就是个庸医。

    差点没把我治死了。

    要不是我自己醒过来,赶紧给自己清了伤口上了药,我早死了。

    不是,你的医术到底是跟哪个庸医学的啊,我那伤口明显有了一点感染的迹象,就算你手里没有消炎药,那蒲公英总该有吧,蒲公英本身就有轻微消炎的作用,这点你不会都不知道吧,我那伤口上的那一堆药里面连个蒲公英根都没有。

    你这是想干什么?”

    乔木通过原生记忆已经知道这个老医头就是他们村里唯一一个会点医术的赤脚医生,因此此时立刻计上心头,开始贬低起他的医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