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综合小说 > 瓷界无痕 > 第232章 真相,原来如此
    杜鹏飞缺少了内奸的协助很快就被抓住了,而内奸也在金毛提供的照片里不得不认罪伏法。公安三科的副科长接替了杜成宁的位置,金毛也拿到了公司的特种行业许可证,张紫燕在病床上为之欢唱。刘志康从酒店搬回了工厂,李羽新却将奖金全部捐给了公安干警,一切都恢复到以前的轨道,唯有李羽新的爱情还在风中飘摇。

    叶薇得知李羽新不要命的搏杀之后,暗自庆兴他的毫发无损,对于他捐奖金的事叶薇表示不理解,本来家境就不好还捐了5万,这可是一笔相当巨大的数目。对于这样一个不爱财的男子,叶薇也想不出当初爱上他的理由,难道仅仅是为了报复田志刚?从这一点起,叶薇注定了只能跟李羽新鸳鸯戏水,而无法白头偕老,她决不会让自己的老公将钱捐给其他,钱的事必须是她说了算。

    冯凯在追求欧婷婷的同时,也听说李羽新一人单挑两人的传说,他一边担心李羽新的手段,一边加快步伐讨她欢心。然而,欧婷婷对李羽新一心求死的做法既心疼,又伤心,她恨李羽新这么绝情地用此方法寻求解脱,也恨自己没勇气上前一步,假如那颗子弹打响了怎么办?假如李羽新死了,自己又该何去何从?对于欧婷婷来讲,冯凯既不是备胎也不是玩偶,他只能做她的同事。

    刘志康经过一系列事情终于看清了李羽新的为人,然而有些事已经无法挽回,他知道李羽新即将在3月23日踏上南下的征程,他唯有使出杀手锏看看有不有机会将他挽留。

    公安传来的消息令刘志康汗颜,杜鹏飞原来就是以前工艺科小杜的哥哥,杜鹏飞三番五次找刘志康的麻烦就是想给弟弟讨个公道,俗话说:杀人不过头点地,你刘志康不但打折了弟弟的腿,还送他进了监狱,在道上有点算过头啦。刘志康擦着头上的汗,他没想到这个小小的举动居然给自己带来了这么多的是非。看来自己也得改改,得饶人处且饶人。真相就这么简单,然而代价却远非真相这么明朗。关于卢雨的事,杜鹏飞也认了,这个迟到的真相彻底掀翻了卢家人对李羽新一家的看法,卢枫的父亲深深的自责,虽然想负荆请罪,可依旧拉不下那张破旧的脸,卢枫一脸愧疚,对于李羽新这个兄弟他只能说声抱歉。

    都是为了一个女人,杜鹏飞才废了卢雨,谁叫卢雨不长眼睡了杜鹏飞的相好,当年的杜鹏飞不愿用杜老二这个名号,借着大飞的旗号给自己取了个飞哥的绰号,没想到这一吼竟然让人误会连连,恰好大飞去了云南,正好错帽子错戴,让人联想翩翩误以为大飞犯事逃窜,于是才有了李羽新母亲内退的事。一个拖了八九年的案子总算是了结啦,公安圆满的画上句号,撤销了那份李鸿飞的案底。

    李羽新的母亲总算可以名正言顺的对人讲,自己的儿子不是逃犯,更不是杀人放火的坏蛋。李父也可以堂堂正正的驳斥人家,老子的家里都是英豪!以前的所谓低人一等,完全是负疚感造成,如今没了这些包袱,儿子的婚姻更不是问题。好汉不愁无妻,英雄何畏美女!一时间,给李羽新介绍对象的络绎不绝,这一幕把婷婷妈看得惊讶,然而打断的骨头自己连,吞下的牙齿自己咽。婷婷妈自认晦气,不再提这档子旧事。

    李羽新要走的消息传到程晨的耳朵里,她用新买的手机给李羽新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无论如何今天晚上也得和她吃一次饭,就当徒弟给师傅的送行也得给个机会,李羽新见她这般说词,不好拒绝,只得点头同意。

    晚上,程晨穿了件杏黄色的新衣,搭配一条黑色的裙裤,早早的在凤源豆花等着他。

    凤源豆花,位于南充果山公园附近的栖凤街,先前只卖豆花饭,后来为了适应市场需要改以豆花饭为主,配以各种蒸菜、汤菜逐渐地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在这吃饭不怕菜不热,就怕你烫着,不怕上菜慢,就怕你嫌快。程晨订在这的目的也是为了跟李羽新吃一顿热腾腾的谢师宴,这顿饭是程晨一直酝酿很久的计划。

    李羽新如约而至,他的衣着很随意,一件咖啡色的皮绒夹克,一条军绿的牛仔裤,下蹬一双黑白渐变的波鞋。沿木梯上至二楼的包间,程晨在门口迎他进去,旋即吩咐上菜上酒。

    “老师,好久不见,有些憔悴了。”程晨给李羽新斟了一杯茶,恭敬地端了过去。

    “哎,老师嘛,肯定是老了。”李羽新兀自幽默。

    “那我不叫老师啦,就叫你李哥吧。”程晨乘机丢掉口中悬挂的“老师”,这样可以显得更加亲密。

    “行,随你吧。”李羽新看着她真诚而又炽热的目光,欣然同意了她的要求。

    “李哥,你这次真的要去广东呀?”程晨将身子向前靠了靠,问道。

    “对呀,23号就走。”李羽新一说到走就显得有些凄楚。

    “这么急?”程晨也听说了他与欧婷婷的婚变,只是没想到他这么急于逃离这座伤心的城市。

    李羽新一副生无可恋,死欲何求的模样着是让她心疼,一个有为青年就这样颓废真的是可惜,也许换个环境、换种心情会令他振奋,他需要浴火重生。

    “早走点好。”李羽新淡墨人生,其实他早就想走,只不过还留恋这里的一方水土。

    “来喝点小酒,饮杯痛快。”复而,李羽新提杯齐眉倾口入肚。程晨小酌一口算是陪饮。

    酒菜下肚,热血沸腾,李羽新一扫心中的郁闷接连干了好几杯剑南春。程晨看着他这般饮法,不忍相劝,只偷偷的将酒瓶拿在手中不再给他。然而这酒没喝晕,李羽新的心情是不美好的,他夺过程晨手中的瓶子,竟然舍弃了酒杯,对着瓶子就是咕咕几口,程晨没拦住,她想照这个喝法还不得喝个烂醉。本想小酒怡情的她,干脆抢过瓶子陪他喝了两杯。

    “李哥,吃点豆花。”程晨的脸上也飘起一阵红云,滚烫的心扑通扑通地跳的厉害。

    李羽新接过程晨舀好的豆花胡乱的吃了两口,眯着眼睛说道:“好吃,真好吃。”

    程晨见他有些迷醉,又给他要了一大瓶热豆汁。豆汁送入口中,迷糊的劲减轻不少,李羽新觉察到自己有些失态,他努力的调整好坐姿,此时才感到身体竟不听自己的使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