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十方乾坤 > 第一千八百三十七章 阿九
    整个广场上,人人屏息凝神,一位八荒长老朗声道:“比试为一炷香时间,一炷香后,谁若还站在台上,谁便是今日胜出之人,现在……开始!”

    随着长老话音落下,整个斗法台上,更是激起一层层的剑气,台下所有人都屏着呼吸,那一道道凌厉剑气,就像是实化了一样,给人一种惊心之感。

    “铮!”

    随着一声冰冷的剑啸响起,黑衣少年计无心当先出手,一剑如流星划过,直指白衣少年阿九而去。

    “没有人可以躲过我的剑,你也一样。”

    声音之中,充满了冰冷和自信,也仿佛不带着任何一丝感情,转瞬之间,话还未落,那一把剑,已递到白衣剑少的眼前。

    “铛!”

    白衣剑少挥剑格挡,没有人看得见他玉狐面具下的脸,他也从不开口说话,只以手中的剑,去迎接对方那一招一式,毫不留情的剑势。

    “铮!铮!铮!”

    两人的剑,在斗法台上荡起阵阵狂风,剑影越来越快,剑气也越来越强,黑衣少年计无心的剑,明显杀气越来越重,一剑一剑,力道十分沉猛,而白衣剑少的剑,却始终飘忽不定,剑走轻灵,身法亦是教人捉摸不透。

    堪堪斗得片刻,这满台之上,皆是两人的身影,剑影,交织在一起,若非整座斗法台上面布有阵法防御,只怕二人的剑气,早已激荡到外面,伤到观战之人了。

    可纵使如此,台下众人也能够感受到,二人的剑,均是强到了极致,难以想象,两个少年,竟有如此高深莫测的修为?且不说剑法,光是二人所展现出来的修为,何人相信他们只是少年人而已?

    高台之上,几位八荒长老也凝神观战不语,心中各有想法,但他们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这两个当真只是少年人。

    比试大约持续了半柱香时间,此刻那斗法台上面,已经完全被二人的剑气所笼罩,倘若没有外面的阵法防御,任何人靠近,都必被那凌厉的剑气所伤。

    “殿主,你看出什么来了吗?”

    柳三在一旁,仔细观看着台上两人比试,而萧尘凝神不语,这计无心的剑,杀气太重了,一招一式之间,都是直取对方性命而去,如此重的杀气,却不懂得敛藏。

    而那白衣剑少手里的剑,始终如神鬼莫测,飘忽不定,虽是一把普普通通的铁剑,可剑心之中却凝聚入了一股极强的灵力,因此才能对上计无心那杀气之剑而不折断,否则只怕早就断成一截一截的了。

    “铮!铮!铮!”两人的剑,越来越快,到最后,整个斗法台上,层层叠叠,均是二人的剑影。

    就在这时,只见计无心左手两指一并,往剑锋上一划,手中的剑染了鲜血,一下更是血光大作,猛然一剑,直朝白衣剑少斩去!

    而这一刹那,白衣剑少也丝毫不让,同样左手两指一并,将身上灵力聚在长剑之上,竟是直撄其锋,一剑回击而去。“铛!”

    两人的剑斩在一起,顿时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一股剑气呈环形激荡出去,即使斗法台上有阵法防御,台下的众人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剑气,给震得东倒西歪,甚至还有一些修为较低的弟子,被震得往外飞了出去。

    就在这一瞬间,计无心身上的杀气忽然变得极其沉重,也是同一瞬间,外面一道人影瞬息飞至,“铮铮”两声,左手拂开计无心的剑,右手拂开白衣剑少的剑,一下便将斗得不可开交的两人分开了。

    “苍龙长老……”台下众人皆是一怔,那突然飞到台上干预之人,竟然是苍龙殿主。

    此刻萧尘来到台上,两人自是立即停止了斗法,台下众人也都屏着呼吸,按道理说,只要一方还未倒下或是认输,那么即使是苍龙殿主,也不得干预比试进行。

    高台之上,几位八荒长老彼此对视了一眼,都摇摇头不语,且看苍龙要做什么。

    只见萧尘目光慢慢落在了那白衣剑少身上,而白衣剑少也看着他,就这样对视了片刻,萧尘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阿九。”少年的声音非常清澈,清澈得就像是那山间的古泉一样,不染这尘世的纷纷扰扰。

    远处,众人都望着台上不语,朱雀殿和白虎殿的人今日也在,朱雀殿主坐在南方高台上,默然不语,而在她的身后,是张宿宫的太一长老,和那慕少艾,今日也在这里观战。

    从一开始,这神秘白衣少年出现,就始终没说过话,而此时众人听他开口说话,原来声音竟是如此的清澈。

    萧尘看着他,说道:“把面具,摘下来。”

    闻言,台下众人都屏住了呼吸,他们倒也想看看,如此清澈的一个少年,究竟长什么样子,不料那白衣剑少却似紧张了一下,随即往后退了退,说道:“不摘。”

    “这……”

    这“不摘”两个字,立时引起了下边一片议论,现在是苍龙殿主亲口让他摘下面具,他都不摘,那如何做苍龙传人?还是说,他看见苍龙殿主亲自下来,难免有些紧张?

    “摘下。”

    萧尘向他走近了一步,台下众人更是屏息不语,满以为这少年会乖乖摘下面具,不料他却忽然转身,欲往台下跑去。

    “站住!”

    萧尘身影瞬动,一下拦在了他前边,手一伸,欲向他抓去,不料这少年却像个兔子一般灵活,竟一下绕开了。

    “好快的身法……”

    台下众人又是一愣,刚才他们只是见这少年与计无心对决时身影飘忽不定,没想到此时竟然还能从苍龙殿主手里逃脱,实在是了得。

    萧尘见他逃脱,眼神一凝,脚下凌仙步一展,又一瞬间欺身上前,这一次那少年没能逃开,萧尘出手快如闪电,无影无痕,一下便抓住了他脸上的面具,少年往后一退,面具立时脱落下来,而他那一头长发飘散下来,这一瞬间,静若无声,斗法台外面的观众都惊得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个个惊愕不语,过了好一会儿,这片沉寂才被打破。

    “怎么回事!怎么是个女子!”几位八荒长老也是脸色一变,一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这,这……这是个什么情况?”

    柳三也呆住了,还有远处的心月狐等人,一个个目瞪口呆,只见台上那“少年”,眉宇如画,眼神澄澈,这分明是一个少女,哪里是什么少年?

    朱雀殿那边,慕少艾整个人也呆住了,望着那台上的少女,像是丢了魂魄一样,喃喃道:“所谓美人者,以花为貌,以鸟为声,以月为神,以柳为态,以玉为骨,以冰雪为肤,以秋水为姿……”

    “少艾……你做什么?”

    “啊……太一长老,没,没什么……”慕少艾回过神来,此时望着那台上少女,一时间,只感到神魂飘荡在外。

    此刻八荒盟许多人都愣住了,这白衣剑少阿九,她怎么是个少女?怪不得刚才她不肯摘下面具来,似乎以往苍龙殿,确实没有收女弟子为苍龙传人的先例。

    萧尘此时站在台上,手里拿着那一张玉狐面具,看着面前的少女不语,许久才道:“好一个白衣剑少,好一个阿九。”

    “这……”

    八荒殿几位长老也都皱起了眉头,他们也没有想到,这白衣少年,居然是一个少女伪装而成,那现在怎么办?比试还继续下去吗?可是苍龙殿却从来没有收女弟子为传人的先例。

    这时,一位长老向萧尘看了去,问道:“苍龙殿主,现在……比试还继续进行吗?”

    萧尘看着面前的这个少女,说道:“不必了,从今日起,她便是我苍龙的传人了。”

    “这……”

    随着此言一出,台下许多人都议论了起来,收一个少女为苍龙传人?这以前在苍龙殿,似乎从来没有过啊,而且这少女扮成男子,阿九必然也是假名,现在都还不知道她的来历,万一是居心叵测之人,那怎么办?

    这时,一位八荒长老向萧尘看了过来,说道:“可她……是一名女子啊,以往……”

    “女子怎么了?”

    那位八荒长老话未说完,南方高台那边,便传来了朱雀殿主冷冷的声音,听见此时朱雀殿主声音冷然,各人都愣了一下,而那位八荒长老也愣是把后面想说的话咽了回去,随即改口道:“不不不,朱雀殿主,你不要误会,我的意思……”

    “那长老的意思,是什么,你给我说清楚,女子到底怎么了?”

    朱雀殿主看着他,尽管戴着面具,可面具下的眼神,却是越来越灼灼逼人,最终那八荒殿的长老不再接着说下去了,只怕越说越混乱。

    “呵呵,好一个白衣剑少,阿九……”

    此时,心月狐也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她之前听闻这白衣剑少多么多么厉害,所以今日才来看一看,这回倒好,这剑法出神入化的白衣剑少,一下变成了个讨人喜欢的白衣小丫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