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逍遥县令 > 第九十六章 逃婚
这景象看得白前辈都忍不住点上一笼屉一饱口福。

    等到众人吃完灌汤包,满足地点上一杯清茶,神清气爽,真是惬意无比。

    再静坐一会儿,日色就已经接近正午,墨谦除了要陪白前辈去准备热气球的事物,王琰也帮他安排好了事情要处理。

    比如上水村的水渠就已经修筑好了,但是引水的仪式还得自己去参加。

    不止如此,之前他跟张长老达成的与神剑宗的协议,准许他们把宁远当做本门新弟子的历练场所。

    而张长老所希望的就是墨谦能够保证这些弟子的安全,所以墨谦还要去亲自安排他们的住所。

    “管公子,不知道你们可是已经吃饱了,若是不够,我们还可以继续点菜,不必客气的。”

    墨谦微笑地对着管繁说道。管繁忙说道:“可别叫管公子,这就生分了,我看我们年龄相仿,不如我们以兄弟相称吧,我叫你大哥,你叫我小繁,如何?”

    管繁嘿嘿一笑,他也不是什么端着架子苦受罪的公子哥,这一会儿就已经抱上了宁远最大的大腿。

    “少爷,这恐怕不妥吧,虽然是这位公子有恩于我们,但是你们的身份毕竟……”

    管繁隐晦地向着来福挥挥手,示意他不要说话。

    “那也好,我便托大叫你一声小繁了。”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虽然两方还不怎么认识,但是既然对方已经提出了示好,墨谦也不会去拂了人家的面子,这便是他的处世之道。

    管繁立刻笑靥如花,“哎,这就对了,以后大哥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小弟去做,我一定万死不辞。”

    管繁的话说得铿锵有力,但是墨谦却没有放在心上。

    这不过是有求于自己说的场面话罢了,他当然没有自大到认为别人就被自己这么一顿饭就给征服了,所以没有表现出什么激动的神情。

    “公子乃是人中龙凤,不过是暂住于此,想来不久便会重归京都,说的这话真是过了。

    不过两位看起来一路风尘,不如你们先回到衙门,让徐敬给你们安排住处休息一下吧,我还有些要是,就不能相陪了。”

    说罢,墨谦拿来笔墨,准备修书一封给徐敬说明情况。

    但是管繁听完之后却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大哥,你有什么事情啊?你看我能不能帮上忙?”

    “不过是去定做一些小玩意罢了,也不算什么大事,不过你们要是有兴趣,也是可以一同观看的。”

    热气球说白了就是一个放大版的孔明灯,墨谦也不怕别人会学过去。

    …………

    …………

    京城太极殿上,一个穿着明黄色龙袍的男子正襟危坐的黄金雕刻的龙椅之上。这男子一举一动之间都带着无比的威仪,目视着台阶下站着的百官群臣。

    “好了,各位爱卿还有什么事吗?有事启奏,无事便退朝罢。”

    众人皆已禀报完毕,待到一旁的太监宣布了退朝,众人行礼退出太极殿之后,江阳才悠悠的说了一句:“管潜留下吧,朕有事与你商议。”

    江阳起身走了几步,再次拿起原本早就呈报上来的奏折,看向下面那人的眼神中很是复杂,还隐隐带着一抹怒色。

    “管潜,看看你儿子干的好事!你让朕怎么跟太后交代?”

    这胖子穿着紫色朝服,华贵雍容,一身体型虽不好看,但是慈眉善目,颇有些财神爷的形象。

    不过此时的他仿佛没有睡醒,睡眼惺忪,嘴角还流着口水。

    “啊,下朝了?好的,微臣这就告退。”

    一看周围根本没有别人,就他一个,一抹嘴巴,朝着龙椅上的那位一施礼就想开溜。

    江阳真是被他给气笑了,“站住,好你个管潜,不装睡了?现在你想起跑路了,早些时候你干吗去了?”

    管潜无奈地看着近在咫尺的大殿门口,仿佛远在天涯。

    不得已转过身来,苦笑道,“陛下,这也不能怪微臣不是,我已经把家里锁得结结实实的了,连上茅房都派人在门口盯着他,还不就是怕他跑了吗?

    谁知道那混小子,大半夜的活生生把房顶给戳了个大窟窿跑了,微臣也是第二天才发现的呀,那时是想追也追不上了。”

    江阳站起来从桌子上拿起一本奏折,随手扔到管潜的面前。

    “你看看,你看看,枉你还是户部尚书,堂堂正三品大员,连儿子你都看不住,现在他一路向南跑到了建安府的一个小地方躲着,这腿可真是够快的,赶着投胎呢?!

    璃云郡主有那么可怕吗?那可是朕最疼爱的堂妹,朕给他们赐婚那是对你们唐家的信任,没想到你们竟让朕如此失望。”

    管潜苦笑着谢罪,“陛下恕罪,是那混小子没眼光,竟敢做出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请陛下放心,微臣现在就派人把他给抓回来。”

    管潜心里也是很无奈啊,这璃云郡主乃是靖江王爷的独女。

    这靖江王爷与其他分封各地的藩王可不一样,常年居住京城,对皇家忠心耿耿,也深得皇帝的信任。

    就连着璃云郡主也深受福泽,江阳不知道多疼爱这个堂妹,平日里各地进贡什么稀罕物,绝对少不了璃云郡主的。

    前两年还专门为她在宫里建了一座宫殿专供璃云郡主居住,更别说一个太后在身后撑腰了。

    满朝文武都知道璃云公主的好,先不说沉鱼落雁之姿,知书达理。

    单是一个郡主的身份就让人趋之若鹜,他怎么就看不上呢?

    求着皇帝赐婚的人不计其数,像是吏部侍郎黄怀奇的长子黄琛就多次求着皇上赐婚,还说非璃云郡主不娶。

    为着这事,京城里的官宦子弟都不知道明里暗里斗了多少次气。

    可是太后就是把璃云郡主赐婚给了家里那个混小子,那是多大的荣幸啊。

    可谁知道这小子就是死活不肯,非要追求什么自由爱情,说什么不愿意在一棵树上吊死,要多吊几棵。

    不肯就不肯吧,把你锁在房间里,看你还能怎么办?

    可是自从那天起,家里就遭了秧了。

    大门出不去就挖墙,墙挖不动,就往地底下挖,房子都快给他挖塌了。

    最后趁着夜深人静,一把火搞得整个管府鸡飞狗跳,在来福的掩护下逃了。

    听到下人们报上来的消息,管潜也只是叹息一声。

    逃了就逃了吧,别追了,谁让他是管家的一颗独苗呢。

    家里老太太和他娘都疼爱得要死,那几天看见他被锁在房间不吃不喝的,不知道多心疼,现在逃了也好。

    “罢了,这件事朕还要好好思虑一番,朕有些惫了,你先下去吧。”

    江阳揉揉脑袋,苦恼的说道。

    “是,微臣告退。”管潜逃也似的一路小跑溜了出去。

    …………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