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逍遥县令 > 第十章 我们只是赏月的
“啊,我叫墨谦。”他有些发愣,这自我介绍来得有些猝不及防。

    顾雨时嗯了一声便没有再说话,过了半晌,“谢谢你救了我。”

    “额,不用不用。”墨谦忙摆手,哎,姑娘,你真的很不会聊天哎,就不能不跟打仗似的说话吗?聊星座、聊人生、聊理想这些都好啊,我很能扯的,然后一拍即合,装作遇上人生知己那么高兴,大家都很有面子的嘛。

    又沉默了半晌,“你哪里人?”

    “江南府的,你呢?”总有种被强迫着相亲的既视感,虽然墨谦还没有过这种经历。

    “我是建安府的。”墨谦实在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墨谦是哪块石头里蹦出来的,只能胡诌了一个。

    “哦。”两人再次陷入沉默。

    忽然两人同时叹了一口气,两边肩膀一塌,脑袋一垂,丧气地说道,“好累。”

    说完之后两人又同时瞪大了眼睛看向对方,眼神中充满了惊讶。

    顾雨时忽然噗嗤一声笑出来,急忙用手掩住嘴唇,假装严肃地说道:“哎,呆子,我在宗门里的时候,从来不用我来找话题聊天的,都是师兄师弟们跟着我叽叽喳喳,哪像你,连跟女孩子聊天都不会。”

    不知道为什么,顾雨时总觉得眼前这个大男孩的声音像是在梦里听见过,有着莫名地亲切感,所以也跟他开起玩笑来。

    墨谦把粥往桌子一放,胸膛一挺,骄傲的说道:“谁说我不会聊天的,我以前也不用自己找话题呀,都是一帮女人硬拉着我聊天的。”墨谦暗自庆幸,有过妇联工作经验就是好。

    “呸,我才不信,你那么笨,长得又不好看,别人为什么要找你聊天。”顾雨时没好气地啐了他一口。

    “姑娘,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你可以侮辱我的智商,但你不能诋毁我的容貌。”墨谦眯着眼摇头晃脑,从怀里抽出随身带着的铜镜,“不信你看,这惊世的容颜......咦,我的脸上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丑’字?”

    顾雨时噘着嘴,把头歪过一边去,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

    悲愤!跟江湖中人聊天实在是太憋屈了,一言不合就往你脸上画字,重点是......你还打不过她。

    “你......”墨谦正要严正声讨眼前这个恩将仇报的女人时,门外忽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管事的,快来开门。”

    “哎,来啦来啦。”小六子赶紧跑去开门,门上的锁刚打开,门就被用力地推开了。

    一个红脸矮小,但是却粗壮的汉子站在门口,正是韩碧空。

    身后跟着几个手拿弯刀的年轻人,气势汹汹,走进医馆里面,对着小六子问道,“小子,今天有没有一个受了伤的女子来到这里?”

    小六子谨慎地问了一句,“今天来了很多女子,都是来就医的,不知道你问的是谁,长什么样?”

    “长得很漂亮,肩膀上受了伤。”韩碧空粗声说。

    小六子正待回答,从楼上走下来的柴济抢先回答,“没有。”

    韩碧空睨了柴济一眼,“你说的可不算,”手指朝小六子一指,“你说。”

    小六子支支吾吾,没有回答。

    这时韩碧空旁边的一个獐头鼠目的人上前,“长老,我是亲眼看见的,一个男人背着顾雨时走到这附近。”

    原来韩碧空等一行人已经准备回赤云宗,但是赤云宗的探子朱二回报称,看见顾雨时在宁安县城出没,他才急急忙忙赶过来。

    “你确定吗?”

    “千真万确,我看见就是顾雨时,那男的背着她,不过顾雨时挡住了,我没看清那男子的脸。”朱二说话的时候还是有些畏畏缩缩,但是眼珠子四处打量,仿佛随时在盯着人。

    “说了没有就是没有,你现在是私闯民宅,我可以报官抓你的。”柴济淡淡说道。

    “官?官可管不着我。”韩碧空看向楼梯旁挂着门帘的一个房间,刚才那门帘曾轻轻晃动过,“那里面是什么人?”

    “没人。”柴济冷哼一声。

    “没人?待我一搜便知,给我搜。”

    “你......你们。”

    “没关系,柴大夫,让他们进来吧。”一个声音从房间里传出来。

    “这就是你说的没人?”韩碧空狠狠瞪向柴济,“我们进去。”

    掀开门帘,只看见一个英俊的男子倚靠在床上,身上还盖着被子,慢条斯理地捧着碗,把勺子里的粥送进嘴里。

    韩碧空及其弟子看见这一幕都脸上都狠狠地抽搐了,你丫的也太蔑视我们的智商了吧,你一个人能盖出那么大的身躯?

    特别是他娘的被子里刚才还动了一下,除了墨谦,众人的脑门都一头黑线,“长老,这小子在耍我们。”

    赤云宗的弟子们感觉到自己的智商被深深地侮辱了。却见床上的男子彬彬有礼地作揖,“在下是宁远县的县令墨谦,不知各位这么晚到这里有何贵干?”

    众人都傻了,这刚才才说自己官管不着,这会儿就冒出了个县令,长老啊,你的脸都被打肿了。

    韩碧空长老的脸由青变蓝,再由蓝变紫,最后变成黑色,瓮声瓮气道,“大人勿怪,我们是觉得今晚月色不错,特地来这里赏月的。”一群拿着大砍刀的猛男,闯到医馆里说赏月,竟毫无违和感。

    “既然如此,各位可以走了吗?本大人可没心情陪你们赏月。”墨谦挥挥手,跟赶苍蝇一样。

    “我们走。”韩碧空黑着脸转身就往外走,一阵脚步声,一行人皆走出医馆。

    朱二走到韩碧空旁边,“长老,顾雨时明明就在那小子床上,为何不搜查一番。”说起这个朱二就咬牙切齿,顾雨时这小娘们国色天香,就在眼前,竟让这小子占了便宜。

    “你当我眼瞎吗?没看见有个县令在哪儿吗?”

    “也许是那小子瞎说的呢?”朱二嘟囔一声。

    “现在王祯跑了,意味着我们接下来将要面对乾元宗的报复,我们的境地已经很危险了,万一那小子真是个县令呢?惹恼了他,要是他跟乾元宗合伙起来,我们赤云宗就真的完了。”

    韩碧空眉头扭成川字型,他也很气愤,明明顾雨时就在眼前,却偏偏冒出个什么劳什子的县令,可是县令的权利绝对不可小觑,虽然民间常说,七品芝麻官,足可以看见这个官品级不是很大,但是还有一句话令人心慌,破门的县令,灭家的府尹,要是把他惹毛了,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可是就这么放过她,不是太可惜了吗?《璇玑心法》很有可能就在她身上,还有那小妞儿长得可真水灵,要是能给我......”朱二慢慢摩挲自己下巴的胡子,一边淫笑着说道。

    “别那么多花花肠子,这几天你先给我盯着那小子,有什么情况立刻让人给我汇报。”看见朱二的表情,韩碧空气就不打一处来,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什么德行,还想要顾雨时。

    脚步声渐渐远去,再说这医馆里,缩在被子里的顾雨时悄悄伸出头,轻声问道,“他们走了吗?”

    墨谦面色凝重,摇摇头:“他们还在门口蹲着呢。”

    “哦,那我再躲会儿。”顾雨时忙把头又缩回去,可是自己明明听见他们走了呀,难道自己听错了?眼神一撇,只见眼前这人正捂着嘴巴偷笑呢。

    “好啊你,你敢骗我。”顾雨时杏眼一瞪,朝着墨谦就是一脚,墨谦这没练过功夫的人,哪是顾雨时的对手啊,直接就钻床底下去了。

    许久没有动静,不会是踢重了吧,顾雨时想道。

    “哎,你没事吧。”一个脑袋从探出来,这看不要紧,气不打一处来,这混蛋面朝天上,枕着自己的手臂,舒舒服服躺着呢。这姿势让人很有再补上一脚的冲动。

    墨谦急忙制止了顾雨时这一破坏社会和谐的行为,“别,你再来我可真受不了了。”

    “哼,叫你使坏,知道错了吧,姑奶奶可不是好惹的。”头微微抬起,像是高傲的天鹅。

    “哎,你胆子可真大,还敢冒充县令,你就不怕县令来抓你啊,不过你不用怕,看在你救了我的份上,等我的伤好了,要是他敢找你麻烦,县令这种狗官,我帮你对付了,来多少收拾多少。”

    墨谦额头青筋暴起,黑着脸道,“我就是你说的狗官。”

    “啊?”顾雨时手轻掩这小嘴,“你真是狗官啊?”墨谦的脸更黑了,仿佛一群乌鸦从头顶飞过。顾雨时似乎也意识到说错话了,“不是,我是说你真是县令?”

    “嗯,还是会强抢民女的哪一种。”说罢色眯眯的打量顾雨时,后者急忙抱紧被子,“登徒子!”

    谁料墨谦只是打量了一眼便收回目光,“平板。”

    “你说什么?”虽然听不懂这是什么意思,但是有个“平”字的用在女生身上,一定不是什么好的词,在这一点上,女人们达到了高度的一致。

    “你们没事吧?”柴济见韩碧空等人刚进去没一会就走出来,有些疑惑,便冲着房间里问道。

    “我们没事,抱歉,打扰到柴大夫了。”墨谦回答道。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你们好好休息吧。”

    墨谦对此刻张牙舞爪的顾雨时视而不见,“该睡觉了啊。好困。”闭眼就进入了梦乡。

    “哼,无趣。”顾雨时抱着被子翻过身去,只是一整夜都在辗转反侧,只是个中秘密,却是不得知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