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炼尽乾坤 > 第二十六章 酒公子
感受到了苍天弃以及李思涵的目光,魁梧男子抬起了头来,一脸认真的对两人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苍天弃以笑回应,只不过他那脸上的笑容,并不那么自然。

    “你无事不登三宝殿,但我现在还不想知道,先陪我喝上一壶再说。”说着,青年男子手中灵光闪过,一壶酒出现手中。

    先给许逸倒上满满一杯,又给自己倒上了一杯。

    许逸轻轻一笑,在青年男子的对面坐了下来,道:“自然,那是自然,来都来了,肯定要陪你多喝几杯。不过,今日是我有事来拜托你,再喝你的酒,那岂不是太不懂礼数了。”

    话音落下,许逸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随后自己取出了一壶酒。

    前一刻还醉意浓浓的青年男子,一见许逸手中的酒壶,眼中顿时冒出了精光。

    酒壶打开,一股浓郁的酒香,瞬间弥漫整个房间,连正在刺绣的魁梧大汉,手中的针线活都忍不住一顿,看向了许逸。

    眉头微微一皱,魁梧大汉终究还是没有说什么,针头再次在长发之中划了几下,仿佛是要以此方法让针头变得更锋利一般,注意力回到了手中的针线活上。

    苍天弃脸上露出好奇,如此香的美酒,他可从来没闻过,一时间口齿生津。

    “你小子!不是说这酒早没了吗?”青年男子用力嗅了嗅,脸上当即显露出了不悦。

    许逸笑道:“这真的是最后一壶了。”

    “得了得了!这话你不知说了多少遍了,现在怕是连你自己都不相信!行了别废话,赶紧倒上,不对!满上,应该是满上才对!”

    一口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青年男子带着一脸迫不及待,直接把空酒杯递了过去,一点不觉得这样做是否不妥。

    许逸笑着摇了摇头,一脸无奈,但还是在第一时间里,将壶中美酒斟进酒杯。

    “嘿嘿!多点!多点!”青年男子舔了舔嘴唇,一脸激动。

    杯满,青年男子脖子一扬,美酒顺喉而下,双眼一闭,脸上露出了享受的表情。

    “好!好酒!”

    青年男子双眼放光,一把夺过了许逸手中的酒壶,扔掉了酒杯,抓住酒壶痛饮起来。

    在苍天弃那佩服的目光下,青年男子咕噜咕噜便将一壶酒全部倒进了肚子。

    这么一壶酒下肚,换做是他,定然早已不省人事。

    砰!

    酒壶按在桌上,壶中已无一滴美酒,只剩下了一个空壶。

    “痛快!”

    “美中不足,是这酒壶太小了。”青年男子嘴里传出了嘿嘿笑声,道:“当年我就是被你这样骗进炼器门的,一壶酒十年,算算时间,十年时间也快到了。”

    话音刚落下,许逸手指在桌上轻轻一扣,灵光闪过,又一壶酒出现在了桌面上。

    “以此酒,再换你十年时间。”

    青年男子的目光,顿时被桌上酒壶吸引,松开了手中的空酒壶,一把将许逸刚取出的酒壶抓住。

    打开酒壶,一股与之前一模一样的酒香,再次弥漫整个房间。

    “没错!是它!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刚想再痛饮一番,嘴巴才张开,青年男子连忙盖上了酒壶,防止香味逸散,一脸的挣扎。

    “留着下次喝!”做出决定,青年男子一脸不舍,随后想到了什么,目光落在了许逸的身上,道:“刚刚那壶,不是最后一壶了吗?”

    许逸的脸上露出了尴尬,笑了笑,道:“我突然想起了,还有一壶。”

    “你这家伙!”青年男子一脸无语,摇头道:“算了,被你骗了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这壶酒我收下了,说吧,什么事?”

    一听青年男子此话,苍天弃身体连忙站得笔直,他知道,该轮到他上场了。

    虽然青年男子给他的第一印象不像他想象当中的那般,但有一点苍天弃并没忘记,是他来麻烦别人,而不是别人来麻烦他。

    况且,此人与门主许逸平辈相交,仅凭这一点就能看出青年男子不是寻常之辈,不然的话,岂敢如此对炼器门的门主说话。

    随着青年男子话音落下,许逸把目光落在了苍天弃的身上。

    而青年男子,却是看向了李思涵。

    “这小女娃娃,应该就是今年你们招收到的火灵体吧,呵呵,你炼器门运气不错,怎么,你准备要把她放在我这里学习锻造灵胚?”

    “不是她,而是他。”许逸轻轻一指苍天弃,笑着开口说道。

    “他?”

    青年男子的目光,落在了苍天弃的身上。

    其眉头,顿时微微一皱,随后笑道:“呵呵,今年你炼器门可真有意思,不仅出了一个天之骄子的火灵体,居然还出了一个天地弃之的散灵之体,这散灵之体的稀少程度,可比灵体更为少见呀!”

    许逸眉头挑动了一下,心里震惊青年男子居然能够一眼看出苍天弃的体质。

    不过随后,许逸便否定了自己心里这种想法,不通过测灵柱仅凭肉眼就能看穿一个人的体质,这样的能人别说他没有见过,就连听都没有听说过,虽然他一直都觉得青年男子十分神秘,给人一种摸不透的感觉,但他仍旧觉得此事有些天方夜谭。

    在他看来,青年男子之所以知道苍天弃散灵之体的体质,应该是听说的,毕竟,这在炼器门早已不是什么秘密。

    心里这般想,嘴上却没这般说,笑道:“道友可真是慧眼如炬,这都被你看出了,我的要求很简单,只需要他留在你身边做个器童即可。”

    说着,许逸带着一脸笑意看了一眼角落里正在刺绣的魁梧男子,转过对着青年男子继续道:“如此一来,大山的压力也会小一些,你觉得呢?”

    青年男子沉默了,许逸笑而不语,没有催促。

    苍天弃,心里则再度变得忐忑了起来,一而再再而三的碰壁,一向自信的他都开始怀疑起了自己的人生,他是真的不想再看到,眼前的青年男子也开口说个不。

    然而,让苍天弃心里一凉的是,青年男子最后终究还是摇了摇头。

    “散灵之体意味着什么,想必你也知道,身体无法保存灵气,自然也就无法凝聚出灵力,如此一来,就算学会了锻造灵胚,又能如何?难道想一辈子做个铁匠?或者是当个裁缝?这,岂不是耽误了他?”青年男子开口道,此时他脸上虽然仍有醉意,但双目,却极其明亮。

    苍天弃的心,瞬间沉入了谷底,突然之间,他仿佛看到了自己那一片昏暗的前途,这一刻他甚至都在心里抱怨起了自己,改什么名不好,非要改个天弃,现在的的确确成了天弃。

    许逸愣了一下,脸上笑容一僵,他没有想到青年男子会拒绝得如此干脆,但随后,他便想到了什么,脸上再度露出了笑容。

    “砰!”

    一个酒壶出现在了桌上,从壶底与桌面接触的声音便能听出,酒壶绝对是满的。

    “刚刚突然想起,我还剩下最后一壶美酒玉露。”

    “这不是酒不酒的问题……”话未说完,青年男子的话音突然一顿,其目光瞬间停留在了苍天弃的胸口。

    那里,衣服之下是半块玉佩!

    这一刻,青年男子仿佛看透了苍天弃的衣物,清楚将半块玉佩收入了眼底一般!

    停顿,仅仅只持续了瞬息,青年男子立刻收回了自己的目光,看向了桌上的酒壶。

    “你到底有多少个最后一壶?”青年男子目光当中带着毫不掩饰的鄙视,开口问道。

    许逸没有发现青年男子瞬息的变化,之所以让其话语声一顿,他把原因全部归纳在了自己取出的美酒上。

    对其鄙视不以为意,许逸笑道:“这真的是最后一壶了,真的。”

    “信你才见鬼了,不过我得先验验货。”

    青年男子一副酒痴的模样,当场打开酒壶检验了起来,确定无误后,他才在一阵笑声当中将两壶美酒玉露全部收了起来。

    “你这家伙,居然还不相信我,我难道还会用假酒骗你不成?”许逸笑骂道。

    “不好说,你这家伙太机灵了。”

    “行了,别嘴贫了,这孩子就交给你了,没问题吧?”

    “这炼器门都是你的,我不过是在你这里打工混口酒喝而已,自然是你说了算,问我干嘛?”

    “这样啊……那你把酒还我,我都忘记了,这里是炼器门了……”

    片刻后,两道身影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灵胚阁的上空,两人,正是离开了灵胚阁的许逸以及李思涵。

    至于苍天弃,自然是留在了灵胚阁。

    “门主,刚刚那酒鬼是谁啊?你怎么对他那般客气?这里是炼器门,放一个弟子去灵胚阁,为什么还要经过他的允许?”李思涵一脸不解。

    这些话她之前就想问了,但有许逸这个门主在,她自然不敢放肆,现在离开了灵胚阁,顿时将心里的疑惑问了出来。

    许逸悬空负手而立,轻笑解释,道:“他,一个很神秘的人,当年我外出寻找一种炼器材料,途中与其他修士发生了冲突,生死一瞬间,是他救了我的性命。”

    “之后为了答谢他,便与他把酒言欢,却不料此人极其嗜酒,对我当年珍藏的美酒玉露根本没有一点抵抗力,就这样,他随我一同回到了炼器门。”

    “回到炼器门后,我见他对炼制灵胚比较感兴趣,便将灵胚阁交给了他来打理,而他也乐意如此,但条件是我必须每月给他工钱,就这样,一过便是数年。”

    “我虽然是炼器门的门主,但既然当初将灵胚阁交给了对方打理,再加上对方是我许逸的救命恩人,那肯定要给对方最起码的尊重,征求他的意见,就是对他的尊重。”

    “之前那魁梧男子,想必你也应该看见了,他名叫大山,是青年男子的弟子,我第一次遇见青年男子,大山就已经追随其左右了,别说是青年男子,就说他这弟子大山,我都有种看不透的感觉,所以今后去灵胚阁时,遇上两人时一定要客气些。”许逸一边带着李思涵离开,嘴里一边说道。

    “门主放心吧,天弃要在他手下混饭吃,我怎么可能傻到去得罪他。对了,天弃跟着他,真能学到本事吗?”李思涵脸上露出了担忧,道。

    “其他的我不知道,但是如果只是学习制作灵胚,绝对会让天弃那孩子受益匪浅。”许逸一脸肯定。

    “既然这样,那我要不要也跟着去学学?”李思涵脸上露出了古灵精怪的笑容,道。

    许逸哈哈一笑,一眼就看出了李思涵心里的小九九,笑道:“你这个丫头,我之所以把天弃带去灵胚阁,其目的就是为了让你安心,还不惜以美酒做为交换条件,没有想到你居然还生出要去灵胚阁打混的想法。”

    “打消这个念头吧你,你是火灵体,是宗门的宝贝疙瘩,你的一切修炼,包括炼器在内,都会由我以及三大长老来负责,其他人,我们可不敢把你交出去。”

    这种被人极其在意的感觉,李思涵还是比较享受的,哪怕是自己心里的想法被拒绝了,但她的心里依旧美滋滋的。

    “对了门主,那青年男子叫什么?我下次遇见他,该如何称呼?”李思涵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对着许逸一脸疑惑开口问道。

    “叫什么?”许逸苦笑摇头,道:“他自称酒公子,至于真实姓名,我也不知道,下次遇见他,你可以称呼他为酒先生。”

    “酒公子……酒先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